我还勉强算是个自知的人,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个懒散的,意志薄弱,没有耐心的人,再为数不多的优点中,自知好歹占据一席,以避免毫无优点的尴尬。所以不喜欢玩博,因为做着做着总是不知不觉的放弃了。就连打算好好的刻苦计划,也莫名其妙的破产了。
   打乱我计划的除了自己的惰性外,那个可恶的鬼冢英吉似乎也要负上一点点责任,谁叫他那么有吸引力。我并非反町隆史的影迷,我更多的还是为藤泽亨的创意所倾倒,高中三年的生活,基本上就是在《湘南纯爱组》和《麻辣教师》中度过的,所以对鬼冢英吉有着特别的感情,仿佛他就是我高中的缩影,就是我高中的回忆。
   鬼冢究竟有什么好呢?恐怕唯一的吸引力就是够真诚吧,人人都会被一个真诚到了单纯的人所征服,更BT的是,鬼冢总是那么细心,在不经意间,发现你心理上的阿咯硫斯之踵,即便你真的是阿喀硫斯。相信每一个看过GTO的人,都会莫名的说道:“要是他给我当老师,那该有多好啊。”的确,这样的老师使得学校充满了温馨与爱,而鬼冢的真诚和细心,有刚好是爱的具体表现。可见无论一个多么铁石心肠的人,终于还是一个人,是无法抵挡爱的攻势。
   似乎我又跑题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学会了跑题,常常跑到很远才会回来。中学时光,恐怕是我一辈子最美好的日子了,这么说显得自己有些未老先衰,但是真的已经有三年没有体会那种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生活了,很羡慕漫画中的学生们,不单单羡慕他们那个耍宝老师,其实更是羡慕他们永远也不会长大,永远都是书中那么清纯。他们更像是代我们寄托着曾经的回忆,替我们回嚼着青涩的初味。
   没有谁会夺走他人的爱,没有谁会抢走他人的回忆,没有谁会掠夺他人的过去。同样,没有人会回到纯纯的少年,没有人会找回曾经的爱恋,没有人会体味逝去的残温,因为过去的的确是过去了,任谁都不可能重温每一寸,每一丝,每一缕的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