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说北京的秋天,降温降得贼快,在南昌待了四年,10月底一般都还睡凉席、穿夏装。在北京,小凤吹得飕飕的。
其实并非没有东西可写,实在是想到了什么,由于手头上没有电脑,或者时间不凑巧,就放弃了。当有空有闲的时候,要么觉得想法太老土,要么就干脆忘记曾有某种念头。于是乎,流水账远多于正经贴。
嗯,偶不是一个有着坚定信念的人,所以毅力、耐心差得很,所以搞了N的博客,却一直不能坚持更新,唉……也不能全怨我啊。谁叫咱日子过得四平八稳的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