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最热门的话题不是股市爆泻,不是楼市不拐,更非已经out的不行了陈冠希,而是由牦牛、西方媒体和政府帮忙掀起的新一波爱国主义浪潮。
 其实在我看来,爱国和爱国主义者是有着本质的区别。爱国是一种行为,一种发在内心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自觉的行为,是一种由于自小所受的教育、灌输的意识形态、接纳的价值观而产生的一种自豪感。爱国主义者,自然是爱国主义的fans。那么,爱国同爱国主义有多大区别呢?显然,差了“主义”二字。主义本身是舶来品,英文中是doctrine,英语解释为:a
belief (or system of beliefs) accepted as authoritative by some
group or
school。这一段话翻译成汉语,大概就是说,一种被某些团体或组织,接受为权威的信仰(或者系统内的信仰)。可得,爱国主义是一种以“爱国”为权威的信仰,被广大爱国主义者所接受。问题出来,权威、信仰,这种字眼很容易就转化为原教旨主义者的信条——又见主义。那么什么同原教旨主义关联程度最大呢?极端,偏激。在原教旨主义者眼中,世间只有黑白双色,事务只有是非二论,思维只有正反两级。你不是我爱国主义者,你就不爱国,你就是叛国,你就是贼子,你就是要干掉的靶子。
 单线思维的原教旨爱国主义者心目中,没有非暴力能解决的问题,你进我一尺,我必须反击你一丈,吃亏是绝对要不得的。打击的目标也绝对是明确而又盲目的。他们可以在99年跑到KFC打砸抢,也可以在04年横扫sony、canon的店铺——不分青红皂白的LG也蒙难,更可以在当下呼号着抵制着家乐福。于这群人看来,世上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崇拜。无论这个崇拜是国家还是政府,是民众还是政党,但凡有人对我不敬,我就得借机发泄,仿佛如厕不带纸却横加指责造纸厂的怠工。当没有类似的外部因素干扰的时候,原教旨爱国主义者就会发现,崇拜的目标从政府化为国家,于是乎又以政府为靶标,反复而又坚持的攻击着,直到下一个敌对势力的出现。
 ××日不去××购物,抵制××货,始终是原教旨爱国主义者的目标,理想,终极意义,似乎天下大同才是追求的一切。原教旨爱国主义者攻击着所有与其追求不同的人或者组织,哪怕所攻击的是爱国主义者的中间派——没有左倾的爱国主义者,因为左倾的爱国主义者早就被原教旨们剔除掉了。中间派也应和着,生怕自己由爱国者变成叛国罪。
 真正的爱国,不在于排斥一切非本国的事务,而在于包容并举的接纳所有能为本国所用的东西。爱国,爱的是本国的文化,本国的人民,本国的一草一木,本国的所有所有,哪怕是本国的敌人也要去爱——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绝非妄言。爱国要做的不是去抵制,要做的是博爱。
 最后,感谢DL,帮助本天朝政府转移了民众的视线,让民众忘记了通货的膨胀,CPI的上涨。感谢西方媒体,帮助本天朝民众认清了所谓的自由精神,分担了自身媒体所承受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