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风追风,盲目从众,乃是天朝上国人民的通病,我自然未能免俗。在简单询问过同学关于半个月之前的热播抢播插播狂播疯播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之后,我开始追这部电视剧了。

此剧乃是两年前另一大热剧《士兵突击》原班人马拍摄,号称是天朝的《兄弟连》。恕我蒙昧,这两部剧我都没认真看过的。不过,我倒更愿意称它为战争版的《武林外传》……一部汇聚了各地方言的非情景式半悲半喜剧。诚然,这只是目前我看到第17集的感觉。

内容上来说,各种煽情手法无所不用其极,还是那么主旋律,并且巧妙的避开了对国民党嫡系部队的描写。可见,为了和谐过关,编剧可累得够呛啊。“穷寇莫追”,乃是孙子兵法之语。其实原因很简单:其一,穷寇者或许是诱敌之饵;其二,穷寇者能活下来,必有其异能,要么能跑,要么会躲,再大不了就是运气好,以胜利之兵追穷寇就好比拿着上了价的汽油往模型四驱车里灌——既浪费且无意义;其三,但凡穷寇,一则归心似箭,再则便会视死如归了,兔子急了尚且咬人,何况一群拿着各种杀伤性半杀伤性武器的士兵,无谓战力损失嘛。

而《团长》的主人公群们,恰恰就是这么一群有着异能且不知死活的亡命之徒。剧情就懒得介绍了,说多了就成复述文稿了。

这部戏无论从抗战历史角度还是天朝各地风土人情讲下去的话,都足以凑出几篇历史、风俗等学科的毕业论文出来。可惜了,碰上了俺这种不学无术毫无专精蜻蜓点水浮光掠影的主,实在无力从任何一个切入点夸夸其谈下去。

究历史而言,是时天朝无论单兵能力还是装备都无法和日帝们相比。放弃三大平原,退守山地丘陵,将对方的优势减少,是那个时代脑子稍微正常,大局观稍微好一点的人都会意识到的。大不了两种可能,一个等着美帝苏俄扳倒小胡子来救人,一个就是跟日帝死耗着,反正你日帝要北防苏俄,南建共荣。打不过就拖,拖不过就赖,赖不过就等着下一代赖……反正日帝就那么些户数,四拼一的换,天朝也不亏。

不过当生死真正降临到每一个个体上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要么是想方设法千方百计的活下来,要么是在各种忽悠下嘎巴殉国。熬着活下来的就是抗战英雄,熬不下来的就是烈士英灵。

这部戏对于每个人细节和性格的刻画倒还不错,不似其他主旋律影视剧,几个人围着地图指指点点,烟火师放点火药就了事。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短兵相接刺刀见红以及每次休整时每个人物的简单生活的。

不过小小疑问我想找个机会考究一下。是关于前几集的,东北佬机枪手抱着另一个东北佬默默无语两行泪的时候,主讲人提到了“东北人”这个概念。其实吧,从晚清开放山海关到闯关东一代,再到《团长》剧中时节,也不过未够百年。“东北人”这一概念未必形成。怕是更多的要探求一下祖籍是山东直隶。我觉得吧,“东北人”概念形成还是在改革开放之后出现的,百半岁的时光,才能够雕刻出一个地域人的性格特征。尤其是建设兵团进入大小兴安岭,让早年因食不饱着不暖而出关的异乡人,有了足够的归属感和安定心,才有了“东北人”这一概念的。

[ad#zhengwen]

第一次听到谢安琪的歌,应该还是前两年的《钟无艳》,之后倒没很关注过这个主打粤语,唱遍香江的女歌手了。直到去年年底,发现了那首《喜帖街》,不过依然没有特别的感觉。印象中,能在大陆仅靠粤语歌红起来的香港女歌手还是不多的。前不久下了张她的新专辑《Yelling》,听了之后对她多少有点印象了。坦白的说,整张专辑并不合我的口味,电子乐较多,而且节奏又比较快。今天呢,推荐一下专辑中节奏比较慢一点的《年度之歌》。

谢安琪 Yelling

曾经攀上的天梯曾经拥抱的身体
曾经在乎一切被突然摧毁
霎那比沙更细
良夜美景没原因出了轨
来让我知一切皆可放低
还是百载未逢的美丽
得到过又促逝也有一种智慧

全年度有几多首歌给天天的播
给你最愉快的消磨
流行是一首窝心的歌突然间说过就过
谁曾是你这一首歌你记不清楚
我看着你离座
真高兴给你爱护过根本你不欠我甚麽

曾经拥有的春季曾经走过的谷底
人生是场轻梯忽高也忽低不输气势

全年度有几多首歌给天天的播
给你最愉快的消磨
流行是一首窝心的歌突然间说过就过
谁曾是你这一首歌你记不清楚
我看着你离座
真高兴给你爱护过根本你不欠我甚麽
谁曾是你这一首歌你记不清楚
我看着你离座
很高兴因你灿烂过高峰过总会有下坡

回忆装满的抽屉时光机里的光辉
人生艳如花卉但限时美丽一览始终无遗
回望昨天剧场深不见底
还是有几幕曾好好发挥
还愿我懂下台的美丽鞠躬了就退位
起码得到敬礼
谁又妄想一曲一世让人忠心到底

搜索歌词的时候,发现原来填词的人是黄伟文……专辑中其他歌曲如《欢送会》——《喜帖街》之国语版,《祝英台》也是比较耐听一些的——跟《钟无艳》类似,同样使用了一个中国历史上反抗男权主义的女子的名字。

以后每个周末,俺都会挑一首俺比较喜欢的歌,放在博客上,权当作锻炼下自己的毅力好了。

俗话说杀生不如杀熟,杀熟不如杀亲。身为燕姿粉,第一次搞这个不用她的歌都有点说不过去的。今天就拿她第一张专辑《孙燕姿同名专辑》中的非主打歌《终于》开始吧。

努力等着你
我很小心
偷偷待在你世界里
你不会知道的
某一些夜里
偶而你会提起埋在你心里的过去
我在听
又爱听
又怕听
你从前那些名字真的很美丽
我相信
有一天
你会说
这一切还好有我陪你走下去
从前你没注意
终于等到了你说 爱你
终于看到了 我
终于听到了 我说 爱你
你终于听到了我oh~
努力爱着你
打定主意
也许
我是你另一场记忆
别忘记
写一封
求救信
你知道收信的人永远都是我
别灰心
我只想
告诉你
时间还是会给你被抢走的爱情
这世界很公平
终于
oh~

这首由易家扬作词,李伟菘作曲的歌,整体平淡舒缓,配合燕姿的声音,显得空灵而又亲切。

作为燕姿的首张专辑,《孙燕姿同名专辑》制作上乘,风格多样,两对双胞胎音乐人——李伟菘李偲菘包小松包小柏——不单成功的把燕姿推到了华语音乐的中心,同样也让自己一跃成为顶尖的制作人。

最后,用本张专辑文案中的一句来结束:“从来没有一个二十二岁的女生,像她这样唱歌!”

开头先恬不知耻的说一下,俺真是个射手座诶,热情过后,全扔脑后了。其实很久不更新也是有客观原因的,那就是便宜货烂空间挂了。

其实挂掉的空间或域名不止俺一个,早些时候的牛博,现在的电玩巴士,以及等等。无他,两会开始了;天朝开始肃清互联网了。

不小心,又跑题了。其实俺想说的是天朝为啥要想方设法把两块破铜free回来。那就是清除一切封建势力的残余!

众所周知,鼠首和兔首是卑鄙的英法帝国主义分子,从腐朽前清的后花园,无情的掠夺走的。搞回鼠首和兔首的目的就是要破四旧,将一切封建势力的残渣践踏在脚下,就像四十年前一样,摧毁一切代表着落后生产关系的旧思想、旧文化、旧风俗、旧习惯。荡涤这些荼毒广大工农阶级的劣质生产生活方式,将鼠首兔首捣毁、砸烂,扔进新纪元的炼钢炉中,大炼钢铁赶英超美,更快更好更高的实现四个现代化,给美帝苏修以沉重打击,解救全世界生活在万恶资本主义社会下的全体无产阶级。之所以要free,就是要让佳士得赔钱,粉粹帝国主义妄图出口转内销的无耻阴谋!

与此同时,我们依然要警惕资本主义世界低劣的文化侵略手段,他们希冀通过类似于Oasis这种狂躁暴力的声音来侵蚀我们的先进思想,殊不知,我们浸淫在伟大的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和八荣八耻之中,早就练成金刚不坏之身,“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但是,仍人有一小撮不明真相的赤裸裸的走资派牛鬼蛇神在喧闹、叫嚣。对于这撮深受资本主义文化毒害的人,一切拯救都是无效的,要从根源上打击、打散、打倒。决不容情!

最后PS一下,我一直把佳士得和佳得乐搞混,不过既然有将LG错认为日企在前,相信必然有抵制姚明在后——谁让你丫代言佳得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