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31日,阳历年的第212天(闰年是213天),离一年的结束还有153天。

1965年——J·K·罗琳出生,英国女作家,著名作品《哈利波特》。

关于J·K·罗琳及哈利波特,请看这里这里

1849年——裴多菲逝世,匈牙利诗人。

60年前,一首自由诗,点燃人们的激情;现在,这首自由诗,只会导致跨省追捕以及无事饮茶。

[ad#zhengwen]

在天朝这样一个充满神奇的国度,虽然不会存在淫燕惑醉,但总免不了会发生一些诸如被就业、被维护的事情。激情洋溢了个把月的饭否就碰上这事。

其实正如曹增辉所说,“天天盯到政治上愤世嫉俗,讨论民主讨论自由,也无济于事。”。再看看这篇,书生意气的方博士是如何被老道的陈彤掠走了市场。就目前天朝的互联网环境来说,泛娱乐化是仅此于挂靠政府的安全策略。当然了,别学妹妹五月天那种。

看看校内网、开心网、51等等就知道,三亿网民两亿耍,还有一亿被绿坝。互联网在天朝至今依然作为一种边缘媒体存在,上网在很多人眼中依然是不务正业的。既然如此,何必将微博提升到与政府喉舌的对立面,来作网民民意的喉舌?降低下身份,放好一个娱乐八卦的资讯聚合器。

说到这里,一定会有人说我们要Web2.0,外你马勒隔壁的卜2.0。有调查报告指出,Twitter上由10%的话痨产生了90%以上的内容。这个数据如果移到天朝来,以天朝的用户习惯,估计就是5%的话痨产生95%以上的内容了。既然如此,何不就干脆的安排5%的人来批量的发布即时热点,而剩下那95%的注册用户就给他限言:比如一天最多能更新×××条,可以转载×××条。换句话说就是从外你马勒隔壁的卜2.0倒退回旧有的web1.0模式。最好信息聚合,关注点也有了,软文也有,假大空也有了,社会也和谐了,也就不怕绿坝了。

其实天朝历来对于接受信息都是习惯于被迫的接受无需思考的信息。天朝最早传播信息的途径是啥?邸报。就是官方消息。而西方世界的报纸却是威尼斯商人之间互相传递商业信息的便条。国人对信息内容是很少认真思考的,只关心媒介直接传达的信息,却从来不去挖掘信息背景故事。所以在饭否除了转发功能后,满屏都是些莫名其妙的人转发几个意见领袖的发布内容,还美其名曰“传播”。是啊,你就是个地铁里大喊着“刘德华死了,刘德华死了”的那个报童啊。

任何一个西方商业机构进入天朝,都不得不进行所谓的“本土化”,照顾天朝人民的使用习惯,天朝的情绪,什么高兴不高兴,说不不说不的。盖茨可以容忍Windows在天朝盗版泛滥,Google可以忍心把baidu套上谷歌的外皮叫G.cn,还有什么东西不可以被天朝化呢?不要忘记,天朝是最善于同化外来文化的国度啊。

既然被叫成微博了,那么不妨选择走走宏博的老路,看看sina这样的公司是怎么利用博客武器来做新闻,也看看方博士这样的理想主义者是怎么求中国的TechCrunch而不得。是选择生还是选择“被”,先掂量下自己要满足物欲还是实现理想吧。

7月30日,阳历年的第211天(闰年是212天),离一年的结束还有154天。

1402年——明成祖朱棣大祀南郊,即帝位。

生生从大侄子手里抢来的皇位。当然,永乐皇帝做得还是不错的。至少相当大的程度上解决了北部游牧民族的问题。也为新中国定都北京打下了500年的基础。

1930年——在乌拉圭蒙得维的亚举行的首届世界杯足球赛决赛中,乌拉圭队以4:2战胜阿根廷队获得冠军。

乌拉圭获得了首届世界杯冠军。不过二战后,乌拉圭风光不再。

1932年——第10届夏季奥运会在美国洛杉矶开幕,中国第一次派出代表队参加奥运会。

天朝第一次参加夏季奥运会是在洛杉矶,新中国第一次参加夏季奥运会也是在洛杉矶。未免太巧了。

1992年——中国正式加入《世界版权公约》。

天朝自政府到民间都缺乏版权意识的。从不认同文化消费和物质消费一样重要。所以天朝的文化产业一直是聊胜于无的状态,或者说是娱乐产业引领文化产业的发展。

1895年——钱穆出生,历史学家,儒学学者,教育家。

钱钟书先生的远方叔叔。看过几本他的史学和哲学作品,的确是一个很有深度,很有独立精神的学者。

1947年——阿诺·施瓦辛格出生,美国加州州长及电影演员。

一身腱子肉,引来惊叫无数。

1957年——奥萨玛·本·拉登出生,基地组织的首领。

8年之前,还是只在小范围内有名声,然后真的是一夜成名了。

1964年——尤尔根·克林斯曼出生,德国足球运动员、足球教练。

技术加强版的因扎吉……放了几年大假,就莫名其妙的把世界亚军带成了世界季军,还赢得满堂喝彩。只能说德国实在太烂了。

1979年——罗志祥出生,台湾歌手、节目主持人、演员。

我觉得他的模仿秀比他唱歌好多了……

1898年——奥托·冯·俾斯麦逝世,普鲁士王国首相,德意志帝国第一任总理。

人称“铁血宰相”。为两次大战的德国打上了自己的烙印。

1912年——睦仁逝世,日本明治天皇。

他不被人架空搞维新,亚洲指不定是什么样子呢。或许就是现在的南美?

7月29日,阳历年的第210天(闰年是211天),离一年的结束还有155天。

713年——唐玄宗与宰相郭元振,将军王毛仲,内给事高力士率禁军杀死太平公主党羽,粉碎废立阴谋。

不知道李家王朝是不是天朝几大王朝里,宫廷政变最多的。像什么弟弟杀哥哥,儿子逼老子,老婆合伙女儿毒老公,侄子灭伯母、姑姑,简直就是一部超长篇家族大喜……不过到头来,李隆基还是被兵变,被儿子送上太上皇宝座,随了高祖父的道。

1588年——西班牙无敌舰队在英吉利海峡被英国海军击败。

风水轮流转,早年西葡二牙在大西洋上横行的时候,英帝就靠那么几只海盗船在折腾。经此一役,英帝彻底获得海上霸权,开启了辉煌的“日不落”时代……

1883年——墨索里尼出生,意大利独裁者。

意大利两夺世界杯,她老人家功不可没啊。

1928年——李嘉诚出生,香港国际企业家,香港及亚洲首富,亦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华人。

用东方广场成功洗底,这种人不赚钱才怪了。

1975年——李昌镐出生,韩国职业围棋棋士。

号称石佛,早年一直是天朝棋手的最大苦手,不过最近两年棋力有所下降了。

1986年——日日日出生,日本轻小说家。

无他,只是名字好玩罢了……

1616年——汤显祖逝世,明朝戏曲家。

东方莎士比亚,戏剧作家,《牡丹亭》堪称天朝古典戏剧巅峰之作。

1890年——文森特·梵高逝世,荷兰画家。

基本上是个精神病。作品都是死了之后卖出高价的。太超前了也不好的,比如按需分配。

1984年——周建人逝世,中国作家。

鲁迅先生的三弟,远没有他的两个哥哥更知名。

1986年——邓稼先逝世,中国物理学家。

天朝的两弹元勋人物。

7月28日,阳历年的第209天(闰年是210天),离一年的结束还有156天。

1794年——法国革命家,雅各宾派领袖罗伯斯庇尔被国民公会送上断头台处决。

无论起先许诺了多么美好的未来,只要走上独裁专政的道路,就会进一步登上断头台。

1914年——奥匈帝国向塞尔维亚宣战,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帝国主义一次清洗,为30年后的彻底清洗做好了铺垫。

1984年——1984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洛杉矶举行。

新中国第一次参加夏季奥运会。靠着老毛子的抵制,刷刷的捞金牌。

1954年——乌戈·查韦斯出生,委内瑞拉总统。

有过军旅生涯,且没有法律束缚的执政者,都不是什么善人。比如毛太祖,比如金一世

1960年——欧阳震华出生,香港男演员。

我比较喜欢的一个百搭型的男演员,几乎可以和任何女演员合作。而且他每次出场都是很出彩的。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有气场吧。

1961年——庾澄庆出生,台湾歌手。

在舞台上活蹦乱跳,不成想自己老婆也非等闲善辈。

1965年——陈慧娴出生,香港女歌手。

一首《千千阙歌》,几乎就奠定了其在香港演唱圈的地位,不过一直都是亚军命,前有梅艳芳,后有王菲。不过陈慧娴的歌确实蛮好听的。

1750年——巴赫逝世,德国作曲家。

连我这种不怎么听古典音乐的人,都听过巴赫的乐章。

7月27日,阳历年的第208天(闰年是209天),离一年的结束还有157天。

1953年——朝鲜战争参战方在签署《朝鲜停战协定》,在三八线附近设立分隔朝鲜和韩国的非军事区。

在我看来,朝鲜战争本质上跟甲午战争没有什么分别。都是朝鲜内部的问题,引来两个涉及自身利益的集团大火拼。天朝要不要支援北棒子?毫无疑问,必须要。有任何疑问的请去看看丹东断桥上的弹孔。朝鲜战争有没有避免的可能?显然有,联合国军把北棒子干回三七线就可以了嘛。何苦来鸭绿江边转悠啊。

1824年——小仲马出生,法国作家。

大仲马最得意的作品。他比他爹晚出生22年零三天……小仲马主要作品以戏剧为主,并不如他爹涉猎面广,获得声望也不如他爹。

1963年——甄子丹出生,武术家、演员、导演。

甄子丹的武术底子,动作美感都是不错的,足以和李连杰一争高下——既有动作之力,也有舞蹈之美。印象里,他和李连杰有两场对手戏,一个是黄飞鸿系列中的竹竿战,一个是《英雄》里的雨天茶亭战,都是很经典的桥段。

1965年——何塞·路易斯·奇拉维特出生,巴拉圭足球守门员。

很多人会因为奇拉维特定位球的水平而忽略其守门的能力,其实奇拉维特虽然称不上顶级的门将,但也是相当靠谱的一个。

1974年——陈奕迅出生,香港著名男歌手。

人都说他是继张学友之后,香港又一位歌坛天王,其实他一直把自己身段放得很低。他的粤语歌比他的国语歌好。不过最近的北京演唱会,国语说得明显比去年好了很多。

1981年——李小鹏出生,中国体操运动员,奥运金牌得主。

最早知道这个人,应该是十几年前的春晚上,体操队配合着陈佩西Cosplay了国外一个喜剧小品。那时候他还是大双小双的跟班。现在已经成为超越李宁获得奥运金牌最多的体操选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