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把一年前做的东西坚持着做完了……现在反倒不知道该写点啥好了。挖空心思找话题写博客其实也是项蛮艰巨的任务的。尤其是我这样的懒人。索性说说电子书这档子事情好了。

说实在的,我一点不喜欢电子书这个东西。当然我也没用过这类产品,比如kindle啦,以及加强版的多功能的iPad啦——iPad真算不上电子书了,平板电脑或许更准确些,虽说目前只有单任务。我是更喜欢抱着实体书在手里看。的确,电子阅读器容量够大。不过这样一个电子阅读器似乎更像是个小型图书馆,而不是一本书。同样厚度尺寸的阅读器肯定比实体书要沉。就我来说,读书时间主要就集中在上下班,我彷佛没有必要背着那么沉的一个东西走来走去。两个小时的阅读量能有多少?自己掂量下就知道了。

其实我也看过电子书,只不过是在手机上浏览,这倒是轻省了很多,可是我眼睛受不了啊,屏幕太小,操作繁琐。看一路,无论是眼睛还是手指都累得够戗,多少有些得不偿失。对大多数读书的人来说,并没有几个有整段整段几个小时的阅读时间,所以并不需要容量如此之大的随身图书馆。况且,当你身背一个图书馆的时候,面临着太多的选择。选择越多,反倒无从下手了。

相信会有人说,我不用背着阅读器频繁移动,我也有着明确的选择。那么什么才叫做读书呢?以我浅薄的看法来说,读书这个东西,光读是没有什么意义的。读书真正的价值在读书笔记,在自觉不自觉的眉批,在偶尔受到启发。没有这些,其实书都是白读了——所以我也白读了好些书。没有经过消化囫囵生咽下去的,其实并不见得在给予读书人多少营养。这么读完的书,书里的东西其实还是作者本身的。很难转化成自己的领悟。而目前,我还未听说过哪个阅读器可以提供这种服务——便笺式的信息整理。当然了,这种便笺式读书笔记能即时同步到各种状态上,那简直就是造福大众提升自我之举。比如A在某天读《金瓶梅》某章某段有如下感想之类的,如果可以实现这个,我其实到不排斥电子阅读器了。

电子阅读器收费也是一件很恼人的事情。一般消费者来说,花五块钱买本实体书,比花两块钱买同一本书的电子版,似乎更加心痛一些。毕竟看得见摸得着才更符合现在天朝大多数消费者的观念——数字内容免费且必须免费。所以说,现阶段的电子阅读器大头市场还是放在报刊杂志上的好,毕竟报刊杂志盈利不是靠销量,主要是靠传统的广告投放。自然了,免费电子书其实也可以投放广告的,可是看多了实体书的人是很难容忍读着读着突然旁边来个广告干扰。

当电子阅读器的重量能再轻薄些,能增加眉批便笺,我还是会考虑入手一个的——毕竟,捧着电子书看还是很炫的。

伟大的天朝,不单幅原辽阔,物产丰富,更加是个形式主义表演的完美舞台。

形式主义最受天朝统治阶级所爱了。人人着黑白蓝三色衣裳持红宝书跳忠字舞是四十年前的表演了,已然被历史洪流所掩埋了。要进行与时俱进的丰富形式主义表演。比如开个闹运会,搞单双号限行,展示给洋鬼子们看:帝都交通状况至少比德里东京好一点点;开个世博会,不准穿睡衣上街,不能挂“万国旗”晾衣服,还是给洋鬼子们看:我们的魔都是多么的现代化。就是要给洋鬼子宾至如归的感觉,天朝是开放的,是国际的。什么五千年文化,什么生活习俗,统统阉割掉。就要让洋鬼子到了帝都魔都就好像到了纽约一样。然后再来场盛大的令人诧舌的团体体操升级版。钱不是问题,提高下水电油地价格,还有盈余去吃一顿呢。

就说上周玉树的地震吧,昨天是头七,所以全国上下要哀悼,不准欢声笑语,不准公开娱乐。悲剧啊,谁家要是昨天生小孩,是不是要起名叫玉树叫哀悼。所有网站都搞成黑白肃穆的颜色,哦,除了那个认识到是形式主义的gov.cn还是大红的。其实这样不太好,最好的方法应当是十三亿人,人人强制购买一台黑白显示器,每到这种日子,只准看黑白显示器。这多好,省了网络从业人员的工作,还扩大内需,减轻了金融危机的冲击。

所有电视台昨天应该都在播出同一档节目,就是什么救援啊,奇迹啊,再喊喊加油啊。你们家死人了,怎么不喊**加油?加什么油?加油去死啊。真正需要加油的,比如昨天凌晨的欧冠半决赛首回合比赛,都被哀悼了。压根就不播出信号了。完全不记得人家上周末联赛都给玉树默哀过三分钟了。大概是生气玉树地震的信息被传达出去了,所以封杀你们。不过好像人家踢得也挺舒服的,就是赶上火山灰影响了旅程而已。

其实还有些提供音乐、视频服务的网站自觉不自觉的停掉了自己的服务。我觉得这样不好,音乐网站应该不停的循环播放哀乐;视频网站应该跟电视台信号同步,让汽车鸣笛声每分每秒都充斥在大家的耳边。提醒大家,要哀悼。

更有些人值得突出表扬。他们不单单自己哀悼,还强迫那些不哀悼的人哀悼。这不,两个国籍不是天朝的艺人分别在各自公开页面上——要注释下,是在天朝境内的社交网站——发表了“今天天气不错给宠物洗洗澡”“冲浪”的信息后,引来一群哀悼到伤心不已的人的围观,指责,批判。你们就是新世纪的红小兵!

至于逼捐的事就不用再提了,谁没被逼捐过啊。

当然了,形式主义表演的总导演会恰当的编排节目。毒奶粉假疫苗是绝对上不了台被哀悼的。平均每天因矿难而死去的矿工也不在被加油之列。只要精心排演出一场八天不刮胡子仍颚下光洁的男士,被困八天毛巾依然洁白无瑕的奇迹,就算大功告成。

形式主义的表演就是这样受到大家的喜欢爱戴。没有了形式主义,大家就空虚就抑郁就失去了生活动力。唯有形式主义表演,才会感觉到自己是玉树人,自己是天朝屁民,自己是善良的,自己是博爱的,自己是救灾的急先锋,自己是抢险的敢死队。

没有了形式主义,天朝屁民的确什么都不是了,因为内容早就被抽离掉了。形式主义是存在感的体现,是生活意义的象征,是和谐社会的最高追求!

注:本文内容杂乱无序,思维跳跃度较大。阅读后有任何不适,本人概不负责。

4月11日到4月17日,是2010年的第十六周。这短短的七天里,天朝的互联网界发生了很多精彩的故事。容我一一道来吧。

这一周最亮点的事情,必须是4月11日那个月不黑风不高的晚上。其实也不太晚,大概就是19:30分左右的样子。中文推特圈中,有一人惊喜的发现了苍井空老师的页面。于是乎,整个中文推特圈都疯了,纷纷开始follow苍井空老师。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刚开始发现苍井空老师的时候,她的follower大概不到2K左右,然后follower量以平均每分钟将近30个的数量增长。零点没过几分钟,她在twitter上第一个愿望达成了——follower过万。苍井空老师对此也表示很惊讶……现在一周过去了,她的follower量大概是四万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增长速度啊。

第二件事当属几天前青海玉树地震这一突发事件了。而这次地震又恰好赶上天朝四大商业网站都推出了类似twitter的微博服务了,一场混乱的微博战争,就莫名其妙的被提前拉开了战幕。

最近半个月来,我一直潜伏在twitter上,当然我依然不喜欢这种碎片化信息聚合……简单比较了一下,新浪依然延续自己在博客产品上的战略——拉名人。加之其是最早开始提供服务的,所以招来了意料之中的火爆。网易的来说,拼名人资源显然一来下手晚,二来早期没有收集相关资源,所以选择了走比较偏技术的路线,在有道搜索中开放了即时信息的搜索。虽然它目前即时搜索更多的是抓取自家的信息量,不过这条路还是很值得继续前进下去的。腾讯的微博还在测试阶段,也走得不温不火。但是它的前景确实恐怖得很。想想它那同时在线亿人的数字,想想它那遍及PC、Mac、塞班、android、iPhone、WM平台的客户端,想想它那让人欲罢不能的关系架构,天然的形成了足够的follower和following,甚至list。我估计腾讯微博不正式上线是在等待新版本的QQ研发。狠一点的话,新版QQ里默认就开通微博——当然是可以选择不开通的,每个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好友的关注下。相对来说搜狐的微博却没有什么明确的方向。就我所知,搜狐的编辑们也在拉人,但是想要和新浪的名人策略对抗,也只有走草根路线了,所以在搜狐微博的大厅里,将新闻评论作为重点的推介。

总之,这四家来说,新浪的现状是求稳;网易是要强化搜索;腾讯则期待着强劲客户端支持;搜狐多少有点没有了方向。关于四家微博服务比较其实看看这篇,讲得更详尽些。

其实这周发生的,与每个网民息息相关的是4月16日福建马尾对三个网民的三审。具体详情可以参看这里,我就不多说了。而且判决来看,虽然荒唐,但是除了一个人要继续坐监一年外,另外两个人算上羁押时间,基本上都可以直接出来,保住了福建公检法的面子了。这种案子在天朝目前是无法成功免罪的,不过如此多人支持三被告,却可以看得出民众的,至少是网民的公民意识觉醒。这种荒唐案发生得越多,就会有更多的觉醒民众来通过适当的渠道表达意见,进而普及公民意识,争取自身的权利。据说当天现场围观人数有近千人,而在天涯、twitter上,有几万甚至几十万几百万人都在关注这个与自身息息相关的判决。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今天在马尾审判了三个人,明天就可以在北京、天水以及任何一个地方发生,在任何一个只是上传了信息到互联网上的人身上发生。不仅仅是在声援这三个素不相识的人,更是在为将来、可预期的自己声援。

哦,对了,苍井空在自己的博客上发了几篇文章关于twitter事件:一、感谢来自中国的follower;二、如果可以希望大家叫她小空;三、看到有些人要给她汇款以支持正版表达了不安;四、感谢那些通过非正规渠道登陆twitter并follow自己的中国网友;五、“今后,我们的国与国将因各种事情而联系得更加紧密,希望各种令人困扰的问题也会被逐渐解决掉,不仅仅是为了我们,更是为了一百年、两百年后的年轻人。我只希望,可以有这样的一个未来,一个可以让人回首之际,感慨万千的未来。”

最后,我还要说,我真的不喜欢twitter这种微博服务。但是不喜欢不代表不使用。Twitter的最大优势就是速度,我可以收集到很多第一手的信息——但是证实或者证伪这些信息则要花费更多的时间。Twitter上表达观点很容易,但是阐明观点却很难,一方面是140字的限制,另一方面则是很多不同的干扰。真的要关注一个人不如follow他的同时,订阅他。Twitter对我来说其实更像是Google Reader外的补充。

最最后,NND,八个小时里,安胖的车子从领先四分变成领先一分,联赛还有三轮,非常不爽。

4月8日,公历一年中的第98天(闰年第99天),离全年的结束还有267天。

1913年——中华民国第一届国会的开幕典礼在北京举行,国会由参议院和众议院组成。

这应该是天朝千年历史上第一次国会了吧。

1946年——中共代表团乘飞机离开重庆前往延安向中共中央汇报途中在山西省兴县黑茶山失事,机上所有人全部离难。

1946年——王若飞逝世,中国共产党党员。

1946年——叶挺逝世,中共党员,新四军军长。

1946年——秦邦宪逝世,又名博古,中共党员。

1946年——邓发逝世,中共党员,中共中央职工委员会书记。

这四位均在这次空难中丧生,对TG是个不小的打击。

1973年——毕加索逝世,西班牙艺术大师。

除了和平鸽,我基本上看不懂他其他所有的画。

后记:至此,历史上的今天这个系列,基本算是完成了,当然了,前面少了大概四十多天的记录。我会抓紧时间补上的。

4月7日,公历一年中的第97天(闰年第 98天),离全年的结束还有268天。

1995年——华文游戏大作《仙剑奇侠传》Dos版正式在台湾发行。

我一直对RPG类游戏无爱,所以也不是仙剑的粉丝。不过仙剑的确影响了一大批游戏玩家的。

1954年——成龙出生,香港电影明星。

一直都不喜欢他的电影,最近两年又尤其烦他,特别是成天把唐装、中国人之类的挂在嘴边。

1960年——唐季礼出生,香港武术指导导演。

拍戏拍得还好,尤其是动作类电影。

4月6日,阳历年的第96天(闰年第 97天),离一年的结束还有269天。

1896年——第一届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希腊雅典的泛雅典体育场开幕。

现代奥运会,自此开始百年延续了。

1967年——中南海造反派第一次公开批斗刘少奇。

这个,就不说,天朝地大物博,无奇不有的。

1971年——美国乒乓球队前往中国访问,史称“乒乓外交”。

政治外交这玩意,永远是偷偷摸摸的……

1483年——拉斐尔出生,意大利画家。

1520年——拉斐尔逝世,意大利画家。

我对这位画家不熟,记录他是因为他的生祭死祭同一天。

1992年——艾萨克·阿西莫夫逝世,美国科幻小说家。

最伟大的科幻小说家及科普作家。永远怀念他

2009年——阿桑(黄嬿璘)逝世,台湾歌手。

唱歌还是蛮不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