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卦周刊——尚能饭否

[ad#zhengwen]

虽然今年帝都到现在还没下雪,不过冬天倒是真的来了,连续四五天温度都在零下打转。没事跑去听了两个讲座,分别是王克勤和王小峰的。都还好了,一个讲的话题比较具体,但是感觉多少有理想化的扯淡;另一个基本上没啥主旨话题,但讲的东西更实在一些。大概就是外延越小,内涵越深;外延越大,内涵越潜。我这种人,显然更喜欢内涵浅显点的。遗憾的是,我没想到会离三表哥那么近——也就不到2米的距离——早知就该带上江平的书找他签名了。

2004年10月24日,黄霑逝世,香港著名填词人及作家。

周四,美帝人民传统的感恩节,关闭500多天的饭否网重新开放登录了。众多老饭友们奔走相告,仿佛蹲了一年半大牢的犯人被准许见姑娘一般。当然了,新浪围脖上还是有人在问,饭否是什么。我虽然不是什么饭否的深度用户,不过,出于对新浪的不舒服感,还是在博客右上的导航位置,拿掉了我的新浪微博地址,换上了饭否个人页面,然后把twitter个人页面扔到右上角。至于新浪个人页面则被我摆放到右下的链接表那一代去了。欢迎大家各取所需的follow之。但是,现在的互联网不是饭否关闭前的世界了,新浪大手笔下的微博基本已经形成了足够强大的平台和完整的产业链。名人效应带来的增值也是饭否所没有的。同样的,今天的饭否也不会像早年那样肆无忌惮了,他只会小心翼翼的运营着。基本上饭友们在饭否上的狂欢也就是一种法外开恩般的惺惺相惜了。但是,我未来还会把饭否作为一个主要的活动地区来活动的。注册过饭否的,请到右上角饭我;没注册过的,请点击这里获得邀请。

新浪围脖上还是比较适合看八卦的。当然,更适合看一些跳梁小丑的精彩表演,比如周立波。我不记得自己之前有没有说过,我看过几场他的海派清口,坦白说,的确是天朝体制内可容许的擦边球,倒真是敢。问题是,敢字当头,并不意味着无脑般的裸奔,甚至有些卑下的谄媚。不用拿体制外的黄子华栋笃笑比,就连他看不上吃大蒜的郭德纲相声,都比他更加敢说,最重要的是,人家说的不但在理还在准。无论周立波出于私愤还是什么愤的,拿着腔调喝着咖啡穿着西服,却满嘴喷粪似的开骂,只会让他一步步的走向与天朝专家叫兽看齐的道路——谁不知道在天朝,专家教授是贬义词?

这里是一篇全球80后使用移动互联网的报告,仔细看了看,发觉跟自己还是蛮像的……只不过我登陆不了Facebook而已。

接着看看百度文库对于自己盗版的回应,“百度文库要是关了,中国网络文学的盗版问题就解决了?”。面对这种智商堪忧的回应,我真觉得,天朝互联网的确不是个创业者的乐园。像百度这样的大佬级公司,有着如此惊悚的逻辑,还有QQ那个白痴公关,360无敌水军等等。这一切的一切构成天朝的互联网自娱自乐的圈子。墙一日不倒,智一日不开啊。

RT @zongsj RT @dawaiwai: 同事说她家住八宝山那边,并问我知不知道,我咋能不知道呢,对于俺们外来务工人员来说,北京最耳熟的俩地方就是天安门和八宝山了,一个是主子坟,一个是奴才坟。

RT @lao_xie RT @lostindream: 每一位资深单身宅男,内心深处都渴望能拥有一位支持热插拔的女人,即用即插,即拔即退,省却无尽烦忧。

RT @happyvag: 1968年,美国一位妈妈状告幼儿园,认为幼儿园教会自己3岁女儿26个字母后,孩子再也不能将“0”说成苹果、太阳、足球、鸟蛋之类的东西了,幼儿园应当对这种扼杀孩子想象力的后果负责。那场官司,家长打赢了,并导致内华达州修改了《公民教育保护法》。

RT @peapey RT @ziyounvshen660: RT @yanxuwei: 同事家有一女,一岁半,处于掐奶的过程中,早上女儿超着要喝奶,同事坚决不同意,女儿那个哭啊…一会哭着去卧室了,1分钟后回来,手中拿着1块钱,可怜吧吧的望着同事说:妈妈,我就喝一块钱的

RT @JiangSunsetMBA RT @wangpei: 这两年的上当经历告诉我,凡是理科生说好看的电影一定不怎么样。前有阿凡达,盗梦空间,今有社交网络。



分享到:
Smilie Vote is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