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到2012,先回《1984》

[ad#zhengwen]

其实这篇我也没想好是算作读后感还是什么。因为我这已经是第二次不小心在看某本书的时候,社会上发生某些事情,前次是绿坝案,彼时饭否依然健在。今次正赶上了Google事件,这纯粹是个意外。

如果这篇是正正经经的读后感的话,我想拟的标题会是《人人都是裘莉亚》。不过既然走上了不正经的末路,那么就索性一直跑偏下去吧。可以学学双线进程……

我深信,如果天朝继续这么发展下去,这本《一九八四》早晚会被当作禁书焚掉的。因为书中描述的或许就是我们未来的日子。几乎所有人——除了核心党外——都生活在欺骗与谎言之中,没有真实的自我,真实的历史,真实的环境;有的只是恐惧、麻木和蒙昧。一切记载在纸张上的文字都可以被随心所欲以部分人的意志而篡改。一切曾经发生过的事情都可以被肆无忌惮的被抹杀。一切不切实际的大话口号宣传标语都可以明目张胆的被奉为真理。那将会是个集权、压抑、沉闷、令人窒息的世界。每个人都是鲁迅所说的“熟睡在铁屋子中”,偶尔有几个“清醒起来的人”,想要打开这个铁屋子,解救其他熟睡在其中的人时,铁屋子外一直运转的机器毫无声息的吞噬掉那些清醒起来的人——更多是再一次催眠掉那些清醒的人。

我对Google失望了,因为他没有把谷歌从中国撤走——除非真理部妥协让步了一点点,但我从不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现在用谷歌搜索,返回结果,依然有着那句看了令人发指的“据当地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显然审查依然在继续,chinternet依然完美的运行着,GFW内的人依然访问不了facebook、youtube、blogger、twitter等等为所有网民提供优秀服务的网站。诚然,没有它们,我们还会活得很好,哪怕没有网络我们也会活得很好。但是请真理部不要腆着硕大无比的脸说天朝的互联网是开放的,是自由的。

《一九八四》的主人公试图觉醒,试图记录着周遭发生的事情,试图保留着被湮没的历史,试图挖掘事实的真相,甚至试图寻求每一个和他有着同样信念的人。但这一切的一切,都逃脱不了秘密警察的法眼。他误以为他知道自己的下场,其实核心党赐予他的下场更加令人可悲——洗脑。他失掉了自己30年来全部的记忆意识,有着只是对老大哥麻木的认知。他知道核心党的一切秘密,他了解社会上每件事的真相,他明白周遭环境的根源。但他却没有丝毫的抗击能力,完全屈服于淫威之下了。最痛苦的刑罚并非死亡,而是抽走灵魂。

就在Google发非正式通告后没多久,美帝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就“互联网自由”进行了次讲演。坦白说于我听来基本上调调是很陈旧的,典型的“西方新闻自由主义”。但是,随着技术的发展,信息公开是无论天朝还是美帝都无法回避的话题。互联网的自由本质就是信息的自由,信息的畅达。不自由毋宁死,这是二百多年前美帝独立战争时的话,时至今日,这句话在互联网的时间依然有着积极意义的。

裘莉亚,是《一九八四》中的主要女性角色,她代表着在铁屋子中半睡半醒的人们。她清醒,看穿这虚妄的谎言;她聪明,附和着时代假寐;她热情,与温斯顿的恋情她把持着主动权。其实我们大多数人何尝不是如裘莉亚一般蝇营狗苟的生活着?你持着公务员的身份,见天想着有机会弄个海外绿卡;你利用体制内种种不公获取利益,却痛斥着这种种不公;你乐呵呵地看着每条娱乐新闻,并叫嚷着信息不公开。我们都只是裘莉亚,想要反抗却没有足够的胆量,怕失去,怕伤害,怕坐监。我们都仅仅是裘莉亚而已……

到2012年的时候,就是天朝加入世贸组织十周年了,届时,将接受世贸总理事会和下属机构的最终审议了。会是怎样的一个审议结果呢?天知道。当高科技公司把信息及获取信息方式作为商品向天朝兜售的时候,或许他们就在等着2012年的到来了……

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



分享到:
Smilie Vote is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