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下线了……

先看一则长篇老笑话:政府向左,我向右。相信很多人都该看过了。

《孔子》这部电影,就非常不幸的政府被向左,然后结局自然是被民众向右了。当半个月前,光腚总急要求2D版《阿凡提》为《孔子》让路那天开始,我就很期待着这个结果。对这个结果,我除了说一句“活该”之外,并无更多话语。我没看过《孔子》,所以无法写出如的五毛神作。我只是觉得,《孔子》宣传的时候,选错了竞争对象……一部讲述历史人物,而且是毫无八卦潜力的历史人物的电影,凭什么去跟一部筹备了十年,投资三亿美元,目标定位在改写电影发展史的电影去比较。虽然村上春树说他永远站在鸡蛋这边,但是站在臭鸡蛋这一侧,除了有同情心外,更要捂住鼻子的。

动用光腚总急来对抗《阿凡提》更是有趣。的确,天朝这两年电影业很火,很热闹。不过我一直觉得,目前支撑电影票房的,心甘情愿掏腰包进电影院的人,只是生活在一二线城市中的人。他们中的一小撮是那些能够拍出《网瘾战争》的人,是那些翻墙看世界的人,是那些患有Google依赖综合症候群的人,那些能通过“泼墨门”并参考《红楼梦》八卦的人。他们怀疑官方言论,质疑政府决策,根据自己收集的信息来判断是非好恶。

其实,任何一部电影,无论有多烂,只要有周润发主演五个字,就是基本的票房保证了。但是很遗憾,《孔子》只给发哥为数不多的败笔之作加上了一部而已。或者说,发哥是被牺牲了。如果胡玫导演在宣传《孔子的时候》坦诚地说“这是为×××的献礼之作”,如果没有光腚总急的掺和,那么《孔子》未必会成为人人唾弃的过街老鼠,顶多被视作如《花木兰》《三枪拍案惊奇》之类的制作品。也许这就是好心帮倒忙的典型案例。

光腚总急狠狠的又扇了自己顶头上司真理部一个嘴巴子,政府发言人逐步的失掉本身就不强大的公信力。土鳖的一言堂的宣传方式显然不合时宜了。裆报裆台裆网正在成为一小撮人的笑话集。经济大跃进了,政体还在沿用着旧有的思维模式管理方式,按照马克思政治经济学来说,这叫做生产关系落后于生产力发展。这带来的后果,请自行翻阅《资本论》。



分享到:
Smilie Vote is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