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编年史(个人完整版)

   弹指挥间,俺看足球也有十个年头了,多少有些打肿脸充胖子的的资本了。要说俺跟足球的渊源,MS可以追溯得更久。近日无事,索性溯一下好了。
   大致要从两方面谈起,一是踢球的历史,二是看球的历史,要分而述之。先从更久远些的踢球史说起好了。
   大约是1989年的时候,六岁的偶,就在烈日下跟着一群长我五岁之余的人踢球,无奈那时人小体弱,常常是跟在人家屁股后边跑,似乎踢球不是踢球,而是在练田径。因此,对于足球运动的初步概念是:两三个人围着足球跑,一群人追着这两个人跑。
   翌年,拥有了第一个,也是目前为止,拥有自主处理权的,唯一一个足球。现下回头想想,MS那个足球比标准规格小一点。于是乎,终于自己可以围着球跑,遗憾的是,没人追着我跑了,准确说来,当有人追着我跑的时候,不下两分钟,我就得拼命的改去追他了……不过这并没有使我丧失对足球的热情,在没人跟我一起追球的时候,我就自己对着自家墙根胡踢。此法好处有二:一,断无陌生人来与你争抢的道理;二,且无踢碎邻舍窗户之忧。此间舅舅到成了我的启蒙教练,说是教练,MS就指点过一句,“反弹回来的球,尽量第一时间踢回去,不要非得调整到右脚下。”所以,我就明白了,原来左脚也是可以用来发力的。进而我左右脚的能力是半斤八两――都不匝地,平庸得平均。
   下半年,入了小学,在校园里,最期待的日子就是冬季的雪天,但凡黄土场上积下了足够厚的雪,体育老师就会让我们分队踢球,可算逮到有球门的机会了。沮丧的是,一队的人手大约15个左右,尚且穿着近似,踢得是毫无章法可言,倒有雪中打滚之乐。
   1996年入了初中,奈何当时受Slam Dunk和MichaelJordan影响之深,弃足球于不顾,装模作样的打起篮球来,到也不亦乐乎。诚然,期间偶尔也同小学类似,趁雪天,踢上两脚,聊以慰藉。
世纪末踏入高中,校规明确规定,不准在校内踢球。足见其BT之无人出其右。幸而逢着周末,月末的假期,屡屡跟着同班同学,约上隔壁班,到初中,小学以及市体育场踢上一场。不过条件那个寒啊,土场算是好的了,还有用炉灰渣铺的场地。至此,才逐渐发觉偶踢球原来也可以有章可循的,也基本确定了以后的日子里,俺在球场上的位置和作用。
日韩世界杯之后,来到南昌读书,大约是因为跑一千米,在我们班能跑到第十,加之前十里还有个别人不善此道,我稀里胡涂的被拉凑到班队……20个男生,10个人的球队,我的加入MS是理所应当。初中相反,打篮球的兴致没踢足球的兴致高了,也许是俺们学校的人工草皮对俺这种没见过市面的人来说有杀伤力吧。不幸的是,首场比赛就被灌了四球,汗颜……次场借口天气原因和组织不利便弃权了。大一后半年,重新分班后,足球力量彷佛强劲了许多,有一段时间,居然每周都会找节我们没课的时候去踢上个半场。统一的休息时间,你是甭想占得一片方寸了,此刻方觉得马寅初大师的英明啊。
   花开两朵,再表次枝:
   看足球的经历应该要从1993年前后说起,那日看球赛的理由甚是单纯,就是为了看中场休息时,插播的那15分钟的赛车集锦,因为装车翻车于我而言,吸引力要比足球比赛要大得多。所以常常是下半场哨响,我就乖乖的跑进去睡觉了。
   1994年美国世界杯,应该是个不错的开端。那会儿子我就曾剪下相关24支球队的数据,拿回家,给我老爹,方便他看球赛。期间自然看了不少上半场,对足球,这个世界第一大运动多少也有了些感性上的认识。自此之后,时常买些足球报纸,例如广州的《足球》、沈阳的《球报》。不过那时《足球》¥1.2一份,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还是买《球报》更多。
   1995年,中国的职业联赛进入了最火热的季节,俺成为了一个地道的local球迷,严肃的支持辽沈三队,也因此,记住了辽足降级时,马头的眼泪。同年,恰逢Marco退役,到处都有他的精彩集锦看,从而偶对红黑色的Milan和橙色的荷兰有了好感,紧紧是有了好感而已。
   1996年,比金头砸出个欧洲冠军后,我买了两张球星照片,一张是身披车子战袍的Ruud,另一张是尚未整牙的R9。从那一天起,俺开始懂得关注欧洲联赛。记得那时,C5每周都会有欧洲、美洲、亚洲足球集锦,我就是从这里开始起步,比较认真的看球赛。从那里,认识了R9在西甲上的飞奔,了解了Becks的绝世吊门,享受着Weah的精彩表演。总而言之,一扇通向美妙足球世界的门,在不经意间被我推开了。
   1998年,鉴于前一年巴西的演出,和94年的美好印象,偶几乎是背着巴西队首发阵容上课的。不过,在看过几场荷兰的比赛之后,就开始见异思迁了。相信对于大多数与我差不多年龄的球迷,98年的法兰西是认识足球,了解足球的一个重要环节,有着难以磨灭的记忆的。偶为荷兰的点球而太息,为R9的低迷而悲哀,为齐丹的技艺而倾倒,为苏克的惊艳所折服。98年,对我来说,值得记录的事情有很多很多,但有一件要特别记下,那一年,外婆无意间买了件Milan9798赛季的球衣给我,于是我隐隐的开始成为米粉。
   1999年这一年有两件事要书一书,先是入了高中后,因为同班一MM喜欢Milan的球衣(可惜她真正对于足球是一窍不通的),为此,俺就坚定的成为米粉。其次,从这一年起,再也不看中国的联赛了。应当说,俺对2000年之前国内各家俱乐部人员状况还是比较了解的,特别是当时的一些年轻队员。不过看着着实是无趣,干脆彻底抛弃它了。
   2000年比较痛苦的经历,无甚可表,更多的是无法可表。过后,曾愤青般的,极端的码了篇吹捧橙军的,现在回头看看,基本就是华而不实的文字,堆积了大量排比、比喻,词藻倒是华丽些,可惜找不到了。2001年,更加痛苦的一年,再次不表。不过看着Totti风风光光的拿了意甲冠军,到还满意。2002年,逃课看了几场球,又在学校的小卖店看了两场球,决赛是我用广播收听的,每次比分的改变,都随手写在身后的黑板上。下半年,上了大学,有足够的时间去看球赛,去了解喜欢的球队,喜欢的队员。
   以上呢,就是一个半吊子球迷的成长历程,由懵懂到产生兴趣,到潜心看球,过程简单,充满乐趣。
Smilie Vote is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