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大剧院之旅

进入3月中旬,帝都居然飘了一整天的雪花。刚好开完了两会,不知是不是有什么冤情。话说从去年11月开始,到今天,帝都这个冬天降雪量还是很足的。不知道参加哥本哈根的天朝领导人作何感想,原来气候变暖就是三分之一的年度有降雪啊。

能有机会去国家大剧院,俗称大坟头,也是托了两会的福。我仗着荫功,从某身份为人大代表的直系亲属那里得到来自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团长的赠票。我这位直系亲属,被当地人称为三个代表:人大代表、党代表、妇女代表……其实于我看来她应该归为被代表:女性、少数民族、科技工作者。这三重身份不用来做宣传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第一次进大坟头,还是很好奇的,建筑结构个人感觉有点复杂了,不过各个演出厅外边墙壁灯光还是很赞的。第一次听交响乐也是比较囧的。演唱会我没少去,交响乐是头一回。还好,我看旁人也没几个真正关注演出本身,倒更像是用来交际的沙龙。前后左右几排基本上都有刚刚从大会堂下来的代表。

演出的智慧是个老头,我一直不明白,指挥到底是个什么角色,对一场演出有着什么样的正面意义……好吧,原谅我对古典音乐的无知。不过这个老头看着还是精神矍铄,也比较和蔼可亲,姑且给他加分吧。首席小提琴手的待遇的确不同,刚开始只发现他不用翻乐谱,是由旁边的第二小提琴手翻,随后意识到,原来每两个小提琴手,都是位于左手边的人翻乐谱……当然,首席还是有特殊待遇的,至少琴上肩托就比旁人高级很多,非木质,而是棉布之类垫在上边的。

整场演出有两段,分别是弗朗克的d小调交响曲和贝多芬的第七交响曲。贝多芬多少还是有些许了解,起码听过一些他的交响曲的钢琴演奏,但前边这位弗朗克先生,显然是我辈所不认识的。感觉上来说,d小调交响曲比之第七交响曲来说,曲调的变化要更多些,悲怆、低沉、欢快、高亢基本上都有。第七交响曲则一直都是很欢快的乐章,也比较符合大多数现场获得赠票的代表们的心境……不过就连贯性来说,还是贝多芬更胜一筹的。

总的来说,去大坟头是次很普通的体验,听音乐会倒是次非常新鲜的体验。当然,话说回来,没有赠票,我是不会再来听古典音乐的……



分享到:
Smilie Vote is loading.

1 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