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的团长我的团

跟风追风,盲目从众,乃是天朝上国人民的通病,我自然未能免俗。在简单询问过同学关于半个月之前的热播抢播插播狂播疯播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之后,我开始追这部电视剧了。

此剧乃是两年前另一大热剧《士兵突击》原班人马拍摄,号称是天朝的《兄弟连》。恕我蒙昧,这两部剧我都没认真看过的。不过,我倒更愿意称它为战争版的《武林外传》……一部汇聚了各地方言的非情景式半悲半喜剧。诚然,这只是目前我看到第17集的感觉。

内容上来说,各种煽情手法无所不用其极,还是那么主旋律,并且巧妙的避开了对国民党嫡系部队的描写。可见,为了和谐过关,编剧可累得够呛啊。“穷寇莫追”,乃是孙子兵法之语。其实原因很简单:其一,穷寇者或许是诱敌之饵;其二,穷寇者能活下来,必有其异能,要么能跑,要么会躲,再大不了就是运气好,以胜利之兵追穷寇就好比拿着上了价的汽油往模型四驱车里灌——既浪费且无意义;其三,但凡穷寇,一则归心似箭,再则便会视死如归了,兔子急了尚且咬人,何况一群拿着各种杀伤性半杀伤性武器的士兵,无谓战力损失嘛。

而《团长》的主人公群们,恰恰就是这么一群有着异能且不知死活的亡命之徒。剧情就懒得介绍了,说多了就成复述文稿了。

这部戏无论从抗战历史角度还是天朝各地风土人情讲下去的话,都足以凑出几篇历史、风俗等学科的毕业论文出来。可惜了,碰上了俺这种不学无术毫无专精蜻蜓点水浮光掠影的主,实在无力从任何一个切入点夸夸其谈下去。

究历史而言,是时天朝无论单兵能力还是装备都无法和日帝们相比。放弃三大平原,退守山地丘陵,将对方的优势减少,是那个时代脑子稍微正常,大局观稍微好一点的人都会意识到的。大不了两种可能,一个等着美帝苏俄扳倒小胡子来救人,一个就是跟日帝死耗着,反正你日帝要北防苏俄,南建共荣。打不过就拖,拖不过就赖,赖不过就等着下一代赖……反正日帝就那么些户数,四拼一的换,天朝也不亏。

不过当生死真正降临到每一个个体上的时候,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要么是想方设法千方百计的活下来,要么是在各种忽悠下嘎巴殉国。熬着活下来的就是抗战英雄,熬不下来的就是烈士英灵。

这部戏对于每个人细节和性格的刻画倒还不错,不似其他主旋律影视剧,几个人围着地图指指点点,烟火师放点火药就了事。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短兵相接刺刀见红以及每次休整时每个人物的简单生活的。

不过小小疑问我想找个机会考究一下。是关于前几集的,东北佬机枪手抱着另一个东北佬默默无语两行泪的时候,主讲人提到了“东北人”这个概念。其实吧,从晚清开放山海关到闯关东一代,再到《团长》剧中时节,也不过未够百年。“东北人”这一概念未必形成。怕是更多的要探求一下祖籍是山东直隶。我觉得吧,“东北人”概念形成还是在改革开放之后出现的,百半岁的时光,才能够雕刻出一个地域人的性格特征。尤其是建设兵团进入大小兴安岭,让早年因食不饱着不暖而出关的异乡人,有了足够的归属感和安定心,才有了“东北人”这一概念的。

Smilie Vote is loading.

关于我的团长我的团》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