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之所以能成为世界第一运动,财源滚滚只是一方面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它有着深厚的,广大的基础。立两块砖头,找个球体,拉上三五个人,就可以运动一下。相比之下,唯有篮球在器材上可以与之一比,无奈篮球需要有三米高的篮架,不得不仰高而望了。

  卑琐的中国足协,当年仅仅看到了前一个刚刚印证了不足十年的原因,而无视最主要的原因,空中楼阁般的创办了中国足球职业联赛,并满足了20几拨人的心理需求,弄出个甲级的AB两组来。诚然,职业联赛的创办带给了中国足球相当的好处,但没有地基的金字塔尖,仅仅依靠20几根硬棍支撑着,妄图自上而下盖成这座金字塔,那显然会成为宇宙唯一的奇迹了。

  金字塔尖初始的时候,盖的很热闹,不单单有多个棍子的下边用力撑着,更有数以万计的民众在看着这一新鲜事务,期待着这个没有地基的金字塔尖,能变成一座宏伟,壮观,冲出亚洲,走向世界的金字塔。那些个撑竿,在各自的后台的支持下,不断的向塔尖输送着材料,并美其名曰“名片工程”,塔尖便肥硕了起来。照现在流行的建筑工程的步骤,在整体构架成熟的时候,自上而下的整体浇灌,比一层一层的刷混凝土要更加抗震。可怜站在塔尖上的几个常务副组织者,却仅仅掌控着民众直接或间接送来的材料以及撑竿们输送来的材料。鬼晓得何以毫无成绩的金字塔工作组能在众多工作组中屹立不倒,想来是孔方的作用了。三四年后,民众的猎奇心理由于金字塔未完工,逐渐失去了围观的乐趣,工作组少了一大笔材料来源,于是乎,不得不全力压向撑竿们,撑竿的后台到底也不能填满金字塔的无底洞,索性撒手不管了,终于,有的撑竿撤了……有出无入的日子,任谁也不愿意的。健存的几个也不健了,干脆,用几根结实的绳子,把几个互相扶持的系在一起,起码还能再支撑一阵子,等着有人来补仓。还有些个没有结成系的,就开始想法自己给自己找出路了。工作组终于忍受不了了,便拉拢几个撑竿,在塔尖和地面之间织出了一层网,一层上距皇天五千尺,下离后土一百丈的网。既不能联系好各撑竿间的关系,同样也无法拉回那些失去好奇心的民众的心。一支支黑手开始伸向修塔的工人,镂空本来就薄命般的塔尖。

  蓦然间,塔尖上工作组的人发现,其实自己是孤零零的,一厢情愿的在无怨无悔的修筑一座金字塔,他们很迷惑:“我们容易嘛,平地里组织起修筑金字塔的工程,让每个工人的福利直线的攀升,让民众认识金字塔工程的意义……”殊不知,其实金字塔是从基层盖起的,而不是从塔尖盖出来的。自下而上的真正考虑工人和民众的修建工程,才是王道。

    看了不少有关网游的是非的文章,有些东西就跟喝多了的啤酒一样,不吐不快。
   我是个在校的大三计算机专业学生,从接触MMORPG到现在也差不多两年半了,不过最近一年没玩了而已。玩过的MMORPG也不少了,主攻MU和RO,其他公测,内测过的游戏不计其数。我认为,没有接触过网游的人,是没有资格在这里JJYY的!!
   在天涯上,看了某篇大作,大意就是收网游重税,以打击网游的发展……我不得不嗤之以鼻。收重税?知道归根结底收的都是谁的嘛?是广大中低收入的老百姓!网游拉完了屎,让中低收入人群来给擦屁股,你真当老百姓是厕纸啦!!
   有关网游的杂志,文章看过不少,国内外的网游状况也有过一点点的了解,我认为真正应该来当厕纸的是下边五个方面:
   一:政府职能部门及执法部门。
   网游登陆中国是在2001年前后,2002年是一股疯的涌进,2003年无疑是发展最迅猛的一年,2004年增长趋势减缓了一些,当离网游的高峰还有距离。这长达三四年的时间里,居然没有出台一部相关的法律法规来明确规范虚拟的游戏世界中的大事小情。仅仅拿出那么个几十个字的什么健康游戏啥的,妄图用口号还“镇压”玩家们的心理。拜托,现在是二十一世纪了,口号已经对民众失去号召力了。不出台硬性的法律法规,是无法限定的。执法部门到底有没有落实未成年人进出网吧的法规限制呢?
   第二张厕纸:网游代理商。
   对国外网游稍有了解的玩家都知道,一款国外产的网游,在登陆大陆后,其掉宝率和经验值都有大幅减少。原因很简单,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留住玩家。好在国人精神可嘉,从不被这些困难所打倒,坚定不移的走出了一条自力更生,发愤图强的道路。此外,网游的从业人员素质不高,有多少网游的源代码泄漏,导致外挂,私服泛滥(当然,不排除代理商内部出于某种考虑自行研发外挂)?又有多少网游中的GM,在虚拟的世界中,发泄着现实中的郁闷?
   厕纸三:教育机构及社会福利机构
   国外网游的消费群体大多为年龄20~30岁,国内的状况则至少减少了8岁。难道就是咱国的娃娃早熟?不尽然吧~学习的压力,因为没有合适的地方减缓,不得不寄托于游戏中。单机游戏没有交流,网游有交流,有释放,成为书堆中的娃娃们不二选择。运动场渐少,运动的学生们就更少了。娃娃们没有地方嬉戏,难道活活憋死啊!
   还有四:黑心网吧。
   未成年人在××时段禁止入内的牌子,明晃晃的悬在头顶,可是面对没柜台高的小鬼,钞票照收不误,还提供吃喝拉撒睡一条龙服务。倒是带动了网吧旁边杂货铺的生意。不要跟我说上百台机器的网吧。麻烦大城市的人,下到中小城镇去看看。
   最后一个:无良玩家
   玩家中终究还是有些成年人,甚至提前离校的未成年人。他们不在乎时间,不在乎学业,他们只在乎金钱,虚拟交易,以物易RMB,诈骗等等,小孩子们父母的辛苦血汗钱,不知不觉中流向了歌厅,舞厅,烟酒商,甚至妓女的手中。
   所以,我说抽重税是不可行的,立马立法是治标不治本的,关键还是从教育形式教育体制开始,逐步的改变。当然这会很漫长,但有立法这一记立杆见影的灵药辅助,网游市场的良性循环,是可以实现的。

  现今同人小说大行其道,流传于各个文学BBS之间,也有出书,例如号称“新言情主义掌门”江南的《此间的少年》,不过我不是很喜欢看江南的称号……我觉得所谓同人小说呢,应该是指以改写者对已有艺术形象的理解为基础,创作新的故事情节,以重新塑造该人物。同人小说呢,幽默,诙谐,娱乐性强,让人放松,快节奏的风格,很符合现代人的生活方式。但是,这种现象恰恰反映了当代作家没有能力去塑造更具有历史意义和时代意义的艺术形象。文坛清淡,是不争的事实。试想一下,这几年有出过几部令国人耳目为之一振的小说?不知是崇古之心愈重,还是过于挑剔同代人。话说回来,同人也彰显出当代文人架构时空和讲述故事能力高超,深受受众的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