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江继续硅谷的歌声

惊喜其实总是接连不断的冲击着天朝每个普通民众的。当我上班打开Google reader,看到满屏订阅的关于Google条目下的内容时,我先是虎躯一震,菊花一紧,然后立马释然了,最后开怀大笑。原因很简单,G.cn终于安稳的跳转到Google.com.hk下了。诚如我所料,Google没有走,只是在不远处冷眼看着而已。

令我开怀大笑的原因,并非我蒙对Google的抉择,更多的还是因为那个套着Google外皮行着baidu勾当的谷歌,终于不会一次又一次的干扰我的使用了。当然,我还窃喜我自打使用Google toolbar for Firefox开始,就把默认搜索引擎定义在com.hk上了。不过这只是歪打正着罢了,我是TVB剧迷兼港乐迷而已。

Google最大的失误是选择放一个被“相关部门”制定的“相关法律”阉割过后的搜索引擎进入中国。于我来说,这导致了我不能在G.cn下登录我的Google account;于天朝网民来说,这导致多了一个百度;于TG来说,虽然展示了“中国互联网是自由和公开”,但却对其不得不严防死守。

Google退出中国,这个作为头条标题来说,其实并不准确。Google从来没有要进入中国,它也不需要进入某某,因为Google,或者说所有的互联网网站,生来就是为地球上每一个能接入互联网的人服务的;这次仅仅是谷歌退守到香港这个全球化在天朝的飞地而已。其实Google的要求很明确:那就是在明确的法律条文下,取消对搜索结果的审查。而“相关部门”制定的“相关法律”,却是8×25小时的时刻提醒着每个站长,该起来去掉过滤词了啊——哪怕是诸如“转让一台独立服务器”“六四口交换器”之类的。

我曾经一度担心,谷歌退散,Google接手后,我最常用的Google Pinyin不会继续升级改造了,幸运的是,谷歌的销售和技术团队仍然在服务着。除此之外我并不认为谷歌离去会对我个人有什么影响,或者说对所有的Google用户会有什么重大的影响。因为众多G粉里,谷歌的忠实用户是要少于Google的用户。至于其他搜索引擎,比如百度来说,也不可能会拿走属于谷歌的蛋糕,不敢说G粉敌视百度,至少是蔑视的。

能彼得TG倾尽其全部喉舌的商业事件,我想除了Google,其他公司很难做到的。Google是个标杆,是面旗帜,是个榜样。它警示着其他所有已经进入或者想要进入天朝的境外公司:天朝的水很深。相信TG的喉舌们很难忘记2010年3月23日,这个令其手忙脚乱,颠三倒四,精神错乱的日子。我很佩服TG这种勇气之举,因为了解Google的人,不会因为一波波的宣传攻势而放弃这家带给其无数美好服务的公司;而不了解Google的人,却会在铺天盖地的宣传下,对Google产生兴趣。他们可能会用百度去搜索Google,看看它到底有哪些违反了“相关法律”的东西。毕竟,这是个民智逐步开启了的年代,不再是50年前那个蒙昧的年代了。有思考的人会自己去判断,没思考的人则会照葫芦画瓢,学习着如何得到违反“相关法律”的东西——哪怕是用其他搜索引擎来获得。我更加同情的还是喉舌们,五毛们,你们辛苦了,精神上,体力上都为了推广Google付出太多。

TG显然低估了Google粉丝的智商和顽固,而Google及其支持者也或多或少的高估了天朝P民判断是非的能力。这场交锋仍在继续,结果就是没有赢家只有输家。那些为谷歌“非法献花”的人,不是二十一年前热恤冲顶的大学生,他们不会采用一些极端的手段去表达意见了。Google孰是孰非,谁用谁知道。

当来自硅谷的歌声在香江唱响时,希望它唱的是《明天会更好》。



分享到:
Smilie Vote is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