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以前的欧青赛是双数年举办,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好像有一个原因是同奥运会选拔赛无缝结合——从2007年开始逢单数年举办。由于2007年欧青赛时隔上一届不过一年的时间,所以我橙的不少球员都是参加过上届欧青赛的人,除了那些超龄和能在国家队获得较为稳定入选机会的球员,剩余的参加过上届杯赛且适龄的球员都留了下来。

2007年欧青赛荷兰队大名单:(标红的球员为未能参加2006年欧青赛)Boy WatermanGianni Zuiverloon、Ron Vlaar (captain)、Arnold Kruiswijk、Erik PietersHedwiges MaduroJulian JennerRoyston DrentheRyan Babel、Ismail Aissati、Daniel de Ridder、Luigi BruinsMaceo RigtersRoy BeerensRobbert Schilder、Kenneth Vermeer、Haris Medunjanin、Ryan DonkCalvin Jong-a-PinTim JanssenFrank van der StruijkOtman BakkalTim Krul

三个门将中,有两个人没有参加前一年的欧青赛:沃特曼:意译的话,就是水人,被AZ租借到格拉夫夏普踢球。克鲁尔,我第一看他看球,应该是某年土伦杯,外形上看有点像范德萨,未成年就被纽卡斯尔拿下后,先后租借到低级别的联赛踢,09年归队,在纽卡斯尔主力门将哈珀受伤的情况下,本赛季打了不少比赛,算是一个可以长期考察的目标。

八个后卫中,有六个人没参加06年的比赛:祖伊维隆,费耶诺德出品,转会到海伦芬,打完奥运会后,来到西布罗姆维奇,现在被租借到伊普斯维奇去了。皮特斯,效力于PSV,基本上是个主力,2010年后入选国家队,打了5场比赛。德伦特,长相酷似著名歌手田震的球员,属于那种看过几分钟后很赞叹,接着就会发现实际上是个脑子拎不清楚的主,打过欧青赛拿了金球就转会去了皇马,三年多的时间,打了40多场比赛,下放到赫库斯去了,世界杯后也入选国家队,代表出场过一次。东科,也曾经一度被看好的球员,AZ出身,重伤过一次后就成了方仲永,现在在布鲁日踢球。容阿平,一个有着中国血统的球员,被海伦芬租借到维特斯,没代表成年队打比赛,理论上还有机会为兲朝效力。斯图里克,被维特斯租借到威廉二世去了。这六个人中,皮特斯和德伦特还算可以期待的球员。

六名中场,两个人打过前一年的欧青赛:马杜罗,05年就被巴斯滕提拔到成年队,至今却只打了14场比赛,效力过Ajax,后来转会到巴伦西亚,打中场,秋风偏软,据说打中卫过得蛮滋润,参加了06年世界杯,缺席了2010年世界杯。布鲁斯,效力于费耶诺德,没入选过国家队,拿过一次荷兰杯。Schilder,05年进入Ajax,中间租借到海伦芬,09年转会到NAC,左脚选手。巴卡尔,PSV球员,曾连续三年租借在外,现在在PSV基本上是个主要球员,代表PSV出场92次,打入24球,曾入选过国家队,出场过一次。这四位里边,马杜罗和巴卡尔或许有希望成为未来荷兰队常客。

07年依旧是带了六个前锋去的,除德里德外,都是首次打欧青赛:Jenner,效力于维特斯,之前在NAC和AZ都踢过。巴贝尔,曾经或许有机会成为未来荷兰队的锋线支柱的人,结果,当年打完欧青赛去了利物浦,被贝尼特斯扔在边路,就不知道射门的感觉了,虽然替补上场屡有进球,不过作为一个射手,他基本上没啥盼头了,冬季转会去了霍村,05年就入选国家队,如果没记错的话,首次上场就打入一球,参加了最近两届世界杯,06年替补范尼上场,10年啥事没干,还被禁了twitter。里特格斯,这届杯赛上,应该说他给我的印象是最深的——Bebel那时显然不需要给我留下印象了,20岁从海伦芬去了多德勒支,又加盟布雷达,出国去了布莱克本后就被租借出去,现在在威廉二世,各项条件都不错的一个选手,还是当届杯赛金靴奖。比伦斯,PSV出身,现在在海伦芬,边路选手,10年世界杯后,表表荷兰队打了同乌克兰的友谊赛。杨森,PSV青训产品,现效力于艾斯伯格,进球率还不错——当然,那是在丹麦联赛。巴贝尔和比伦斯,将来未必能成为荷兰队的中坚力量,不过常备替补倒是问题不大。

综合两批球员来看,成材率差不太多,当然,现在还远没有到给他们盖棺定论的时候。不过06年那批适龄球员里出了玻璃四大才子,其实倒也能用上几年的,这两拨人,中前场球员想出头其实已经很难了。大概去过巴西之后,80后这批荷兰球员就该被后来者替代了,考虑到他们的前辈,70~76一代的凶残,真没什么拿得出手——比体质脆弱还是有希望更同龄球员一拼的。

[ad#zhengwen]

其实我很少正面喷百度,因为我基本上不用它的,没有使用就没有发言权。这点是真理。但是在辛卯年即将来临的一天,我不得不吐槽一下百度的审美了。

啥也别说,直接看对比照片。

百度新年LOGO

这是百度的新年LOGO

Google新年LOGO

这是Google的新年LOGO

不得不说,百度,就你这审美,怎么好意思说比Google更懂中国啊?

(为了防止赖账,我索性截屏一下。)

[ad#zhengwen]

帝都闹运,魔都SB,妖都YY。今天广州亚运会开幕了。对于我这样,被闹运闹腾过的人来说,YY会显然是提不起更多的兴趣——从20年前的盼盼YY开始,经历过的几届亚运会,印象最深的其实06年多哈……因为请了张学友去唱歌。从闹运到亚运,从全运到地方体育局,天朝的体育战线每个人无一不受所谓的举国体制、奥运战略的折腾。民众一方面不满于体育项目带来的精神愉悦,一方面却一次次被类似的活动YY到高潮。为什么要对金牌骄傲,为什么要为成绩自豪。我是很费解的。举国体制诚然为不少人提供了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但是这条道路并非捷径,反倒是崎岖不平,更重要的是,退役后的无所适从——毕竟邓亚萍这样的体而优则仕、李宁这样的体而优则商、伏明霞这样的体而优则嫁的,只是一将功成的少数分子,更多的是那前半生未能优,后半生惨淡之极的万骨枯。

1997年11月12日张雨生逝世,台湾音乐人、歌手。

3Q之战在隐匿于实现外的老大哥的手下,不出意外的,彼此妥协了。准确来说,是企鹅妥协了。我那单纯痛打落水狗——360不算落水,或者说是会游泳的狗——的愿望就这样落空了。3Q之间的恩怨并不会就这样凭空消失,但马周二人显然也都知道,带着仇恨或者感恩之心,都不能做好生意的。除了那些围观的网站,包括身陷战火的几大家要认真反思外,上边的老大哥也要反思,为何没有明确的法规来处理高科领域的商业争端——当然了,不透明有着更大的攫取利益的空间;下边的屁民也要反思,这两家,包括所有互联网公司,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互联网是不是生活的全部,既然老大哥不肯保障自己的安全和利益,那么屁民自己如何自保。同时,不得不深深佩服下果断离开天朝的Google,或许所谓的监管只是他们的一个借口,可能觉得跟这些人玩太丢人才是真正原因。

3Q之战的深远影响,并不会因为老大哥的插手而平息。不少受挤压,空间较小的公司,纷纷寻找出路,比如合作是一个很便捷的方式。短短三天不到的时间里,先有金山和可牛的合作;后又MSN中国和新浪的结盟。前者是公认的企鹅盟军,后者则在多方面业务上跟企鹅有着正面的交火。金山与可牛的合作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因为我并不很相信国内的安全厂商。MSN中国与新浪的结盟则至少在网媒圈会带来不小的波动。首先,MSN中国的内容支持,将极有可能从以前的入门制逐步转向来自新浪的定制;其次,Messenger将要与新浪微博打通平台,毫无疑问,这一点对企鹅会是一次不小的冲击;另外,Space Live的迁移,也很有中国特色的,将BSP从wordpress.com改成了新浪博客,同时wordpress.com下全部二级域名惨遭GFW团灭。对我来说,更希望Live Writer能在这次合作中,会提供直接发布到新浪博客的帐号,留个备份也好。

这周有所谓的“光棍节”,而淘宝商城也借机开始独立运营,并打出了全天五折的诱人条件。且不论这个五折究竟有多少水分,仅这单日高达9.36亿元的交易额,就有着睥睨天下的气魄了:管你企鹅、360如何闹,真金白银还是从我这走。据一些小道消息说,很多商家的发单排期都排到月底,甚至12月初了。可以说,平均每个网民,11.11这天在淘宝商城完成了2块钱的交易,马化腾也不过才一个月从10亿帐号里拿走100亿而已。B2C这种东西,打通物流、支付、渠道等环节的话,在天朝依然有着不可估量的战斗力。

如果说,淘宝商城消耗大多数女网民的钱包,那么,不得不说,苍井空老师入住新浪微博,拉走了大多数男网民的眼球。不到一个小时,超过了半年前中文推特圈对苍井空老师的热烈追捧。截止到现在,她的粉丝量已经突破30万了。差不多40个小时时间,轻松杀入新浪微博人气榜300强。苍井空老师的经纪团队应该会看到苍井空在天朝的市场,相信不久的将来,她会认真为天朝市场做出一些动作,反正在倭国,她的人气不比当年了。毕竟,已经过了AV女星的黄金期,及早跳出旧业,开拓新领域也蛮不错的。

就在这周将要过去的最后几个小时,央视的芮成钢又成了网间话题焦点了。原因是他抢了哦爸妈总统的白。更重要的是,他代表了韩国,代表了亚洲。韩国教授很开心,他们不用花时间和精力考证芮名嘴是韩国人了。

rtmeme: RT @xie107: 今天在NBA尼克斯与勇士的遭遇战中,双方竟然在北京时间11点11分打成了111比111!不仅如此,勇士还打着“光棍”的华裔球星林书豪也打出了1助攻、1犯规、1抢断、1失误的“光棍数据”,而尼克斯先发后卫菲尔兹砍下11分,球队替补总得分11分。

rtmeme: RT @runningnini RT @wenyunchao: 饭否这个初恋情人即使回来了,她身边也多了一个叫体制的男人。

rtmeme: RT @ttwolf RT @freemoren: 价值数百亿的”引渤入疆”工程负责公司主页 http://is.gd/gXG57 (公司网站如此,能想象这是家什么公司?)

rtmeme: RT @twee_dao: 与情人睡是发展优势产业, 与寡妇睡是盘活闲置资产, 与小姐睡是促进妇女再就业, 与女同事睡是用好地域资源优势, 与女上级睡推动产业升级, 与女下级睡为下游产业注入活力, 与大龄女睡振兴老工业基地, 与少女睡培植朝阳产业, 与女朋友睡加速新设备折旧

rtmeme: RT @fuhui RT @pufei: 【问】为什么每次天朝举行大型运动会,参会国都会排出史上最大规模的代表团?【答】有这种人傻钱多的孙子花钱请你来玩,有这种便宜不占白不占。

rtmeme: RT @mranti RT @CloudStill: 辛苦奥巴马,在国内受气不说,出国还要见芮成钢

[ad#zhengwen]

这自然是一个标题党,其实这算是一篇电影观后感,可能含有剧透内容,想保留悬念的,请绕道看其他的文章。

看的是《西风烈》,能去看,完全是RP好。在新浪围脖上,随便参加了个活动。一生之中,从不相信中奖的好彩头能落在我头上,这次真就落上了。其实,将近30%的中奖概率,有什么所谓呢,反正此生无憾了。老子也是能中奖的。

《西风烈》的海报,大概半个月之前就占据了帝都大多数公交站的广告位置了。我初始路过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海报左侧的人是谁。后来仔细看过演员表,发现海报上找不到吴镇宇。所以姑且就把那个梳着奇怪发髻的男人认作是吴镇宇好了——当然,这个真的是吴镇宇的。号称“中国首部硬派警匪动作大片”——这个不知道哪家想出来定位,我觉得实在是太囧了。警匪、动作,大家想必都没少看,那么什么叫硬派警匪动作,费解得很。难道说,以前那些个警匪片,动作片都不是硬派的?那会是软派还是鸽派还是苹果派呢?其实国内好多电影都喜欢给自己一个莫名其妙的称号,比如张大师的山楂树之恋什么的。大概是流行吧,但是流行归流行,至少这称号得让大家看得懂。不明不白比名不副实更加可怕。

好吧,回到电影本身来。我因为懒以及计算失误等原因,是最后一个在活动名单上签到的。放映厅里人倒是不多,也就七成左右的上座率——因为算不上商业公映,只能算是前期的宣传预热活动。其实电影的画面到真的比情节和演员们硬派多了,要知道,并不是把一个个演员弄得灰头土脸,就能显出硬派来,我小时候天天泥巴里玩,也是那样,没人说过我硬派的。故事情节安排得倒是很紧凑,基本上不给观众任何上WC的机会。不过这样也不好,画面长时间处在打斗、惊险的状态,背景又是那么的硬派,多少有些审美疲劳,即便我比较乐意接受这种高节奏的编排。最好玩的情节,当属吴镇宇搞了一大群马,围住了一个破落县城的公安局——真不够写实的——虽然只是马,而不是草泥马,但是不由我不联想一下:草泥马围住了国家权力机器,太给力了!还有,段团长的台词里出现了城管、拆迁队,嗯,这两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威武之师,终于在电影里证明了自己的存在!

当倪大红这位猥琐大叔,在吴镇宇段团长两位型叔决斗前一刻,击毙吴镇宇时,相信场内无数花痴女心痛不已。倪大红用最简单,或者说最不光彩的手法,赢得了胜利,比较起被愤怒和怨恨冲昏了头的段团长来说,这更符合一个警察,一个职业警察的身份。当然了,吴镇宇,这位认为杀手职业已经没有前景的职业杀手,没能在“公平、光明”的决斗中丧命,反倒死于冷枪之下,多少有些讽刺意味了。

结局留了悬念,主创登台时也表示会拍第二部。至于我会不会看第二部,就要看会不会有如斯的RP,在被抽中,看免费电影了。

2月29日,公历闰年中的第60天,离全年的结束还有306天。

当然,今年本没有这一天的,两年后才会有这一天,我怕这个博客未必能坚持到两年后……

1980年──中国共产党通过《关于为刘少奇同志平反的决议》。

天朝第一冤案可算平反了。

当2010年第一疯还在持续疯的时候,第二疯就刮过来了。起因就是Google官方博客的一篇声明

天朝的互联网总是有些非常好玩有趣的事情,比如昨天用谷歌搜索百度,今天就要用百度来搜索Google了。Google官方这篇博客主要讲了两件事情:一、Google监测到有人攻击;二、由于攻击的首要目标是天朝人权活动人士的gmail的账户,所以Google要考虑跟天朝坐下来好好谈谈了,谈不拢就收拾摊子走人。至于天朝内的Google用户,Google总公司是不管了,GFW墙不墙Google.com对山景城不再有一毛钱关系了。

对我这种严重依赖Google Reader作为获取信息主要渠道的人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除了Reader之外,我还是google拼音、Google AdSense、Google Alerts、Google Analytics、Google Maps、Google Earth、Google Docs、Chrome、Feedburner、Gmail、Picasa、Google Wave甚至Youtube的直接用户。同时我的手机里还装着Google手机搜索,偶尔用用Google 桌面,Google Gear,甚至这个博客还在用着Google sitemap插件。一旦Google真的抛弃墙内的网民,那么我很可能只能靠些非常规手段来使用这些东西,让我本不舒服的internet生活变得更加糟糕。

Google楞得这么强硬起来,一方面跟李开复单飞,谷歌没有了能在大洋上穿梭协调的人有关;另一方面,相信是看到希拉里的强硬立场了。前总统夫人发话了,要召集几个行业带头人,一起搞一个anti类GFW的计划。显然,Google与天朝谈判的筹码无非就是外媒对天朝形象的宣传和墙内网间民意的诉求。不过可惜的是,第二个筹码在天朝看来,属于屁民的P意,上不得台面的。谷歌在中国市场的使用率刚刚三成而已,虽然这三成人中包括了绝大多数的所谓意见领袖,但是这些意见领袖却无法掌握天朝媒体的话语权,更谈不上什么行动力。至于天朝的形象嘛,反正08年闹运会已经秀过了,大不了《参考消息》多参考些亚非拉世界的消息罢了。一亿Google使用者以及海外华人,比起其他十二亿人来说,真的不会发挥出更多的影响。只要有人民网、新华网、CNTV新三大门户网站,以及无趣的百度,就足以牢牢控制住另外两亿多网民了,剩余十亿非网民,继续待在笼子里享受伟光正还是蛮惬意的。

显然,纸面上看山景城和天朝是谈不拢的,G.cn是要消失的。但是中国市场对山景城的工程师,对华尔街的会计师终究是有着无法抵挡的诱惑力——虽然G.cn每年从天朝赚的钱比起全球利润不过九牛一毛。我不认为Google会从完全从中国消失,或许会短暂的消失,然后在一轮轮的斡旋后回归,没必要太悲观。我不认为Google总部仅仅因为企业文化而闹别扭:市场开展不畅,屡屡被CCTV摘三指四、被官媒敲敲打打,也是山景城厌烦的原因之一。我不认为百度会吃掉那三成的用户份额,因为墙掉google.com是真的要捅大篓子的,而且这三成中,至少有一半——包括我——是永远不会将百度作为首选搜索引擎的,因为还有Bing,还有soso,还有有道——毕竟“不作恶”的伪善,好过卑躬屈膝的阉割。

Google是不会抛弃我们的,就像微软容忍盗版一样,山景城一定会在一个正确的时机、适当的环境,为墙内人民服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