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zhengwen-center]

说句题外的,我是越来越懒了。博客更新越来越少了。

前儿把《武侠》看了,整个故事归根结底说的就是:莫装逼,装逼被雷劈。向下看。

原文地址

被雷劈也无所谓,拜拜各路神兽,保证满状态原地复活。

还有更多

在不玩互联网的人眼中,Google、Facebok、Twitter都是一坨……

原文地址

在蝙蝠侠粉丝眼中,有一辆蝙蝠车是多么得爽。

原文地址

一片设计作品。

还有更多

之前简单说了一下我设想的一个新浪微博应用,暂定名为微博analytics,假期简单整理了下具体的需求,还需要更多完善啊。

[ad#zhengwen]

前提:机构发布的营销微博必须用准确的##标签定义。

一、粉丝一天内每原创、纯转发、带评论转发、评论的时间。根据所有粉丝的行为时间点图表,确定粉丝群的活跃时间。

二、粉丝纯转发、带评论转发、评论机构发布的营销微博的时间。根据所有粉丝针对机构的行为时间点图标,确定粉丝群关注机构的时间习惯。同时分析粉丝是在自己的Timeline上操作亦或是访问机构个人主页操作。

三、粉丝转发一条营销微博后,被非机构粉丝再度转发的次数,以考察标签的营销的边际效应,同时找出边际效应较大的粉丝个体。

四、粉丝使用的不同客户端以及时间,客户端基本分为移动平台和固定终端,移动平台包括但不限于手机短信、手机客户端,固定终端包括但不限于桌面客户端、Web端。分别取出使用不同客户端的时间点图表,确定粉丝不同时间点的使用习惯。Web端的用户,还要分析操作系统、浏览器。

五、至少转发过或评论三条营销微博的粉丝年龄、性别、物理地点、最高学历、个人标签。确定受众的特征。

六、分析粉丝的微博数量,细分为原创、转发,确定粉丝的活跃度。

七、不同标签的转发量及评论量,分析具体标签的价值。

[ad#zhengwen]

虽然今年帝都到现在还没下雪,不过冬天倒是真的来了,连续四五天温度都在零下打转。没事跑去听了两个讲座,分别是王克勤和王小峰的。都还好了,一个讲的话题比较具体,但是感觉多少有理想化的扯淡;另一个基本上没啥主旨话题,但讲的东西更实在一些。大概就是外延越小,内涵越深;外延越大,内涵越潜。我这种人,显然更喜欢内涵浅显点的。遗憾的是,我没想到会离三表哥那么近——也就不到2米的距离——早知就该带上江平的书找他签名了。

2004年10月24日,黄霑逝世,香港著名填词人及作家。

周四,美帝人民传统的感恩节,关闭500多天的饭否网重新开放登录了。众多老饭友们奔走相告,仿佛蹲了一年半大牢的犯人被准许见姑娘一般。当然了,新浪围脖上还是有人在问,饭否是什么。我虽然不是什么饭否的深度用户,不过,出于对新浪的不舒服感,还是在博客右上的导航位置,拿掉了我的新浪微博地址,换上了饭否个人页面,然后把twitter个人页面扔到右上角。至于新浪个人页面则被我摆放到右下的链接表那一代去了。欢迎大家各取所需的follow之。但是,现在的互联网不是饭否关闭前的世界了,新浪大手笔下的微博基本已经形成了足够强大的平台和完整的产业链。名人效应带来的增值也是饭否所没有的。同样的,今天的饭否也不会像早年那样肆无忌惮了,他只会小心翼翼的运营着。基本上饭友们在饭否上的狂欢也就是一种法外开恩般的惺惺相惜了。但是,我未来还会把饭否作为一个主要的活动地区来活动的。注册过饭否的,请到右上角饭我;没注册过的,请点击这里获得邀请。

新浪围脖上还是比较适合看八卦的。当然,更适合看一些跳梁小丑的精彩表演,比如周立波。我不记得自己之前有没有说过,我看过几场他的海派清口,坦白说,的确是天朝体制内可容许的擦边球,倒真是敢。问题是,敢字当头,并不意味着无脑般的裸奔,甚至有些卑下的谄媚。不用拿体制外的黄子华栋笃笑比,就连他看不上吃大蒜的郭德纲相声,都比他更加敢说,最重要的是,人家说的不但在理还在准。无论周立波出于私愤还是什么愤的,拿着腔调喝着咖啡穿着西服,却满嘴喷粪似的开骂,只会让他一步步的走向与天朝专家叫兽看齐的道路——谁不知道在天朝,专家教授是贬义词?

这里是一篇全球80后使用移动互联网的报告,仔细看了看,发觉跟自己还是蛮像的……只不过我登陆不了Facebook而已。

接着看看百度文库对于自己盗版的回应,“百度文库要是关了,中国网络文学的盗版问题就解决了?”。面对这种智商堪忧的回应,我真觉得,天朝互联网的确不是个创业者的乐园。像百度这样的大佬级公司,有着如此惊悚的逻辑,还有QQ那个白痴公关,360无敌水军等等。这一切的一切构成天朝的互联网自娱自乐的圈子。墙一日不倒,智一日不开啊。

RT @zongsj RT @dawaiwai: 同事说她家住八宝山那边,并问我知不知道,我咋能不知道呢,对于俺们外来务工人员来说,北京最耳熟的俩地方就是天安门和八宝山了,一个是主子坟,一个是奴才坟。

RT @lao_xie RT @lostindream: 每一位资深单身宅男,内心深处都渴望能拥有一位支持热插拔的女人,即用即插,即拔即退,省却无尽烦忧。

RT @happyvag: 1968年,美国一位妈妈状告幼儿园,认为幼儿园教会自己3岁女儿26个字母后,孩子再也不能将“0”说成苹果、太阳、足球、鸟蛋之类的东西了,幼儿园应当对这种扼杀孩子想象力的后果负责。那场官司,家长打赢了,并导致内华达州修改了《公民教育保护法》。

RT @peapey RT @ziyounvshen660: RT @yanxuwei: 同事家有一女,一岁半,处于掐奶的过程中,早上女儿超着要喝奶,同事坚决不同意,女儿那个哭啊…一会哭着去卧室了,1分钟后回来,手中拿着1块钱,可怜吧吧的望着同事说:妈妈,我就喝一块钱的

RT @JiangSunsetMBA RT @wangpei: 这两年的上当经历告诉我,凡是理科生说好看的电影一定不怎么样。前有阿凡达,盗梦空间,今有社交网络。

[ad#zhengwen]

基本上失业的一周,两天干了点比较正经的事情,三天处于无薪假期状态。签字啊签字。假期状态看了场小电影放映,就是优酷那个11度青春系列中,最红的《老男孩》。考虑到低成本制作来说,这部40多分钟的短片,算得上是不错的。不过这部电影的感动点是怀旧……我现在基本上很讨厌怀旧这种卖点的。尤其是所谓的80后怀旧大潮,应该是05年开始逐步扩散蔓延开来的。我对80后怀旧流的看法就是:一群妄图掌握话语权,却屡受前辈打压,看不到前途的社会新生代,借用不同的手法来表达对当下社会的不满。反正,我是对怀旧感到审美疲劳了。

1990年11月13日,万维网出现。

古语云,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百度能在天朝互联网圈称王制霸,就是靠着窃起步的。不是QQ剽窃的窃,而是百度音乐盗窃的窃。孔乙己大师说过,读书人偷书叫做窃。那么,码字的人作品被窃了,百度文库们该给个什么说法呢?其实这个问题,有点复杂了。所谓的互联网web2.0,说白了就是每个人都是创作者,他们的作品能换来现实中的真金白银,也能换来注意力;而注意力经济又是互联网时代的特征之一。很多注意自己版权的人,会临了儿加一句“非商业网站……,商业网站……”。问题是,如何鉴别什么是非商业网站,什么是非商业网站?什么样的作品有偿提供,什么样的作品无偿分享?Google有个图书馆计划,并给作者提供不菲的分红,但是,Google的搜索引擎是不是一个最大的窃取途径?同样的,互联网时代,人们获得的究竟是内容,还是渠道?网易的公开课,到底为什么被字幕组大字报?真的是有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感觉。一方觉得,我付出了劳动,你轻而易举的掳走;一方觉得,我聚合了信息,梳理了内容,帮助你宣传。到底该信谁?有一点可以确信的是,被恶性竞争宠坏了天朝网民,更喜欢聚合方这种无偿的、整理后的效果。创作者、聚合平台、接收者,至少这条产业链上,真正弱势的是创作者。

周二看了下微博开发者大会,估计大多数人是不会割肉那680块钱去的。我就是蹭了张邀请函,去的。坦白说,收获不大。成功人士的宣讲会似的。组织的也有点问题,两个分会场,出去就不让进了。Wifi热点的信道也不够宽……真怀疑是有人开迅雷了。感觉参会人,真正做开发的连三分之一都没有,像我这样围观党,倒是有一些。更多的是发名片的……680元的门槛,真的有点高了。

上海在周一发生了令人哀痛的事情。大裤衩的大火,直接损失是上亿的,上海那栋楼的烧毁,间接损失是无法估量的,因为人的生命毕竟是最为宝贵的。其实那天下午,我看到现场图片后,第一感觉是,怀念差不多两年前,twitter和饭否还能正常登录的日子……这几天,上海市区自发搞了悼念活动,看了几张图片,恍惚像是四五纪念周恩来的天安门事件的场景……很怀疑,未来十年天朝会不会发生什么大事情。

天朝互联网大佬们的圈地运动并不会因为老大哥偶尔查收就结束了,QQ干掉了QQ助手搜狗排斥了金山网盾。或许新浪微博脱离新浪网独立运营,会带领出一点开放的苗头来。新浪微博这一年多来,俨然是天朝第一类twitter网站,我还是很期待所有大佬们,摒弃门户之见,各家微博产品打通,真正的互联互通。当然了,老大哥都自己拉起一堵墙,小弟们自然上行下效的。不以开放的心态来做互联网,只会确立一套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rtmeme: RT @Rakiny RT @lianyue: 两件事:1、有人告诉我今天第一天听说昂山素季;2、昂山素季获释的消息上了中国不少门户新闻网的显要位置。所以,该知道的总会知道。

rtmeme: RT @tdbpa RT @Ryan_XxOo: “犬儒”这一哲学流派,在古希腊本来很是愤世嫉俗、批评社会、独立思考、自由精神,坚持特立独行、与世无争,坚持自我完善的生活准则。但是,在中国被翻译成了“犬儒”之后,这词获得了几乎完全相反的意义。

rtmeme: RT @lovebasic RT @caomu: 我x!NASA的网管太不专业了,发布会还没开,HTML里已经把新闻标题写好了,发现黑洞 http://am6.jp/bBbEHZ

rtmeme: RT @HowardLoh RT @Fenng: 另外,我问一下到底国内的开放平台有哪一家(负责人能自己站出来说一下么?)让开发者舒服舒服的赚钱了?看到更多的是看到开发者赚钱就想方设法下绊子,自己做。这叫什么劳什子开放平台阿?建议统一叫做“陪太子读书”平台,还有文化气息。

rtmeme: RT @blunthunder RT @hanmo93 转:肠道总面积有200平米,我们住的地方还没有屎住的地方大,我们还不如去屎!真是生不如屎啊,"太有尿了"

rtmeme: RT @yishake RT @chenping123: 可怜之人,必有可嫌之处。回忆十年来,中国大陆上所谓那些中产阶级之缺陷的价值观,跛足的人格,自鸣得意的状态,历史无知、当下无关、未来不想,岂不任权贵宰割。

rtmeme: RT @duck_1984: 香港男孩和北京女孩在陈奕迅的演唱会上相遇并迅速相恋。男孩参加了无国界医生要去非洲工作,临行前他送女孩一个音乐盒,里面的曲子是《明年今日》。一年后男孩回国,女孩已嫁人。女孩对来找她的男孩说,“对不起,我以为你是要我等十年。”

rtmeme: RT @runningnini: 我一博士同学丁,近四十,单身,高且壮,其貌不扬。一次地铁上一美女主动靠上来搭话,还向他索要电话号码。我心想有戏。这同学问美女:你是做安利的吧?美女讶然:你怎么知道?丁同学说:主动找我要电话号码的美女,不是做安利的就是做保险的。悲催啊。

[ad#zhengwen]

帝都闹运,魔都SB,妖都YY。今天广州亚运会开幕了。对于我这样,被闹运闹腾过的人来说,YY会显然是提不起更多的兴趣——从20年前的盼盼YY开始,经历过的几届亚运会,印象最深的其实06年多哈……因为请了张学友去唱歌。从闹运到亚运,从全运到地方体育局,天朝的体育战线每个人无一不受所谓的举国体制、奥运战略的折腾。民众一方面不满于体育项目带来的精神愉悦,一方面却一次次被类似的活动YY到高潮。为什么要对金牌骄傲,为什么要为成绩自豪。我是很费解的。举国体制诚然为不少人提供了一条发家致富的道路,但是这条道路并非捷径,反倒是崎岖不平,更重要的是,退役后的无所适从——毕竟邓亚萍这样的体而优则仕、李宁这样的体而优则商、伏明霞这样的体而优则嫁的,只是一将功成的少数分子,更多的是那前半生未能优,后半生惨淡之极的万骨枯。

1997年11月12日张雨生逝世,台湾音乐人、歌手。

3Q之战在隐匿于实现外的老大哥的手下,不出意外的,彼此妥协了。准确来说,是企鹅妥协了。我那单纯痛打落水狗——360不算落水,或者说是会游泳的狗——的愿望就这样落空了。3Q之间的恩怨并不会就这样凭空消失,但马周二人显然也都知道,带着仇恨或者感恩之心,都不能做好生意的。除了那些围观的网站,包括身陷战火的几大家要认真反思外,上边的老大哥也要反思,为何没有明确的法规来处理高科领域的商业争端——当然了,不透明有着更大的攫取利益的空间;下边的屁民也要反思,这两家,包括所有互联网公司,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互联网是不是生活的全部,既然老大哥不肯保障自己的安全和利益,那么屁民自己如何自保。同时,不得不深深佩服下果断离开天朝的Google,或许所谓的监管只是他们的一个借口,可能觉得跟这些人玩太丢人才是真正原因。

3Q之战的深远影响,并不会因为老大哥的插手而平息。不少受挤压,空间较小的公司,纷纷寻找出路,比如合作是一个很便捷的方式。短短三天不到的时间里,先有金山和可牛的合作;后又MSN中国和新浪的结盟。前者是公认的企鹅盟军,后者则在多方面业务上跟企鹅有着正面的交火。金山与可牛的合作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因为我并不很相信国内的安全厂商。MSN中国与新浪的结盟则至少在网媒圈会带来不小的波动。首先,MSN中国的内容支持,将极有可能从以前的入门制逐步转向来自新浪的定制;其次,Messenger将要与新浪微博打通平台,毫无疑问,这一点对企鹅会是一次不小的冲击;另外,Space Live的迁移,也很有中国特色的,将BSP从wordpress.com改成了新浪博客,同时wordpress.com下全部二级域名惨遭GFW团灭。对我来说,更希望Live Writer能在这次合作中,会提供直接发布到新浪博客的帐号,留个备份也好。

这周有所谓的“光棍节”,而淘宝商城也借机开始独立运营,并打出了全天五折的诱人条件。且不论这个五折究竟有多少水分,仅这单日高达9.36亿元的交易额,就有着睥睨天下的气魄了:管你企鹅、360如何闹,真金白银还是从我这走。据一些小道消息说,很多商家的发单排期都排到月底,甚至12月初了。可以说,平均每个网民,11.11这天在淘宝商城完成了2块钱的交易,马化腾也不过才一个月从10亿帐号里拿走100亿而已。B2C这种东西,打通物流、支付、渠道等环节的话,在天朝依然有着不可估量的战斗力。

如果说,淘宝商城消耗大多数女网民的钱包,那么,不得不说,苍井空老师入住新浪微博,拉走了大多数男网民的眼球。不到一个小时,超过了半年前中文推特圈对苍井空老师的热烈追捧。截止到现在,她的粉丝量已经突破30万了。差不多40个小时时间,轻松杀入新浪微博人气榜300强。苍井空老师的经纪团队应该会看到苍井空在天朝的市场,相信不久的将来,她会认真为天朝市场做出一些动作,反正在倭国,她的人气不比当年了。毕竟,已经过了AV女星的黄金期,及早跳出旧业,开拓新领域也蛮不错的。

就在这周将要过去的最后几个小时,央视的芮成钢又成了网间话题焦点了。原因是他抢了哦爸妈总统的白。更重要的是,他代表了韩国,代表了亚洲。韩国教授很开心,他们不用花时间和精力考证芮名嘴是韩国人了。

rtmeme: RT @xie107: 今天在NBA尼克斯与勇士的遭遇战中,双方竟然在北京时间11点11分打成了111比111!不仅如此,勇士还打着“光棍”的华裔球星林书豪也打出了1助攻、1犯规、1抢断、1失误的“光棍数据”,而尼克斯先发后卫菲尔兹砍下11分,球队替补总得分11分。

rtmeme: RT @runningnini RT @wenyunchao: 饭否这个初恋情人即使回来了,她身边也多了一个叫体制的男人。

rtmeme: RT @ttwolf RT @freemoren: 价值数百亿的”引渤入疆”工程负责公司主页 http://is.gd/gXG57 (公司网站如此,能想象这是家什么公司?)

rtmeme: RT @twee_dao: 与情人睡是发展优势产业, 与寡妇睡是盘活闲置资产, 与小姐睡是促进妇女再就业, 与女同事睡是用好地域资源优势, 与女上级睡推动产业升级, 与女下级睡为下游产业注入活力, 与大龄女睡振兴老工业基地, 与少女睡培植朝阳产业, 与女朋友睡加速新设备折旧

rtmeme: RT @fuhui RT @pufei: 【问】为什么每次天朝举行大型运动会,参会国都会排出史上最大规模的代表团?【答】有这种人傻钱多的孙子花钱请你来玩,有这种便宜不占白不占。

rtmeme: RT @mranti RT @CloudStill: 辛苦奥巴马,在国内受气不说,出国还要见芮成钢

[ad#zhengwen]

疯狂的一周,混乱的一周。2010年11月3日,必定会成为中国互联网历史上大书特书的一天。两家盘踞在用户PC上最久的两个软件,因为其中一家的凶残发力,闹得中文互联网圈是纷纷扰扰。QQ为他的傻逼行为付出了代价,360显然也因自己的流氓行径伤痕累累。企鹅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举措,从伤害绝对值来说,两家损失应该相差不大;相对值来看,肯定是对360的伤害更多些。其实要我说,就个人PC上的隐私而已,这两家不过都是GFW的马前卒,没有这两家,你的电脑也老大哥的注视下,也赤条条的一览无余。无处不在的老大哥,绝对不会放过每一个人的。

1861年11月2日,中国清朝慈禧太后联同恭亲王奕䜣在北京等处逮捕肃顺等八大臣,辛酉政变发生。

今天就重点说说3Q之间的故事吧。不了解的,可以先看下时间轴,当然,前边一条链接需要翻墙,懒得翻的就看这里也将就。同时补充一下11月3日之后发生的事情。嗯,记忆可能会有误差。11月4日,腾讯公关经理刘畅声泪俱下的精彩演出,同日,360发布新产品:360密盘;11月5日,百度金山可牛遨游搜狗发布联合声明,要和“360”玉石俱焚——搜狗没人参加发布会

纵向的时间轴基本上就这些,我只想说说横向的,各家各户的反应。毫无疑问,这次决斗几乎触及到中国互联网的每个角落。先说主角吧。360这次绝对是有预谋的出招。任何一家IT公司都忌惮企鹅这个庞然大物侵入自己的领地。而QQ的安全产品必然将分食360辛苦制作了两年多的蛋糕。不发起这次决斗,不是死,就是消逝于网间;发起决斗,可能会保住一亩三分地,至少能搞得轰轰烈烈,吸引眼球。显然,他们拿到了低保,争夺了一大票的支持——至少从各种投票上来看,是的。

向来在媒体上比较低调的企鹅,则缺少必要的公关锻炼。靠着庞大的身躯,就足以侵吞一定的市场。公关不力,树敌众多,是他的劣势。“艰难的决定”更多的是SB的决定。看看他们那篇公关稿,前言不搭后语的,完全是毫无准备地迎接这次决斗。决斗双方,一个精心筹备,一个漫不经心——但手握大杀器,大杀器的威力是伤害大多数衣食父母。企鹅本应用更好的方法处理这次危机。虽然瑞星给出了扣扣保镖的研究报告,证明扣扣保镖很邪恶,但企鹅的技术团队却不能在一天之内出应急方案,也让人失望得很。

百度、可牛、遨游、金山,一干人士,早早就和企鹅结盟,力撑企鹅。因为他们跟360都有着不同程度的纠纷,比如百度工具栏一阵上推荐软件,一阵上流氓软件;可牛、金山被强制卸载;遨游也跟360浏览器有着直接的交火。跟在企鹅的羽翼下,一同发难,倒也人之常情。比较值得玩味的是搜狗。相信还有人记得当时输入法上的争夺,而360浏览器也是搜狗浏览器的主要对手。与其明确表态站队,倒不如沿着美苏争霸,天朝自强的战法去搅和……

网络媒体们收获最大的倒是新浪微博,巩固了自己第一网媒的地位,稍带手推广下几乎消失于民间的UC……窃喜呢吧。

每个做互联网产品的,几乎受感受到企鹅的威胁。当企鹅做出一个极度伤害用户的决定时,他们自然会明确的出来,抵制企鹅的霸道。不过,我要说的是,天朝将近5亿的网民,喜欢发声,并乐于发声的,不会超过五千万的。而另外那些沉默的大多数,他们不会放弃几乎必需品的QQ去支持很容易找到替代品的360系列软件。况且,沉默的大多数又是是腾讯增值服务的主要收入来源。那么这场决斗谁会赢?好吧,没人知道,一来,还没出结果;二来,据小道消息称,老大哥插手此事了……

腾讯的必杀,霸道、SB到了极点,没什么可质疑的了。360嘛,我不会放心把电脑的安全,交给一个靠流氓软件起家的人手里,而且这个人在发迹的过程中的腌臜手段也是互联网圈人所共知的。相比之下,一家受到诸多方面监管的上市公司,比起一个流氓自然是更加值得信赖。同时,腾讯要反思自己的公关,要反思自己为何会受到如此猛烈的外围砖头。更为重要的是,每一个坐在电脑前的,面对这个二选一问题,最好的解决方法是:让这两个都滚蛋!

RT @17th RT @pipitu: RT @Sunng: 妈的,每年因为flash导致cpu 100%导致的排热对全球变暖的影响有多么大啊!

RT @ling0322 RT @bitinn: “我操什么时候微软加入360阵营了?你这是陷害。” “它不是在生产Xbox360么?” “360还能杀Xbox毒啊?PS3会盗用您个人信息之类?”

RT @ken8899 RT @9432: 中国历史上的主流文化是“两暴文化”:一个叫暴君,一个叫暴民,轮流坐庄。暴君对大众压榨得太厉害,原来的顺民就成了暴民,揭竿而起,叫做“彼可取而代也”。暴民掌权后不消多久,自己也成为暴君。这种“打倒皇帝做皇帝”的历史在中国重复了几千年

RT @welfear RT @turingbook: 听 @xiaolai 说,现在信息爆炸,爆炸的是垃圾信息。真正有用的信息还是在书上。深以为然。

RT @forcyy RT @muzuiget: 人流分两种,一种是在妇科医院做的,无痛;一种是在广州地铁坐的,很痛。

RT @williamlong: 转:一天周鸿鸿和马腾腾在小区里闲逛,看见一个美女,周上前说:“我是这里的保安,我怀疑你身上有危险物品!”于是上前就剥光女人衣服检查,女人穿好衣服,马不甘心,也说“我也要检查。”周说“老弟,你已经侵犯别人的隐私权。”马不服,周说“我是保安,..

RT @Mosesofmason RT @number5: QQ/360事件告诉我们,两党制即使两个党都不好也能让我们知道更多真相

RT @kevinmissing RT: @maox: 现在只有一个人能平息360跟QQ之间的战争…那就是李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