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是什么毁了我们

[ad#zhengwen]

用了半个月的时间,看完了波兹曼的《娱乐至死·消逝的童年》这本二合一的书。考虑到书评这一栏有且仅有一篇日志,况且这本书又是这么的牛B,所以不得不写点读后感之类的东西了。

这本书的封面上有这样一句话:我们将毁于我们所热爱的东西。而在本书的前沿,波兹曼先生更是开明宗义的告诉每个读者: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毫无疑问,波兹曼先生是一个标准的生长在腐朽的美帝国主义国家的人,接受着落后的反动思想教育。他所表达的主旨,未必符合我泱泱天朝的情况,那就是:我们被我们所憎恨的东西推向我们所热爱的东西,并毁于后者

那么从波兹曼先生的角度来看,什么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什么又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呢?波兹曼先生所憎恨的东西是集权,是独裁统治;所热爱的东西则是汪洋的信息海洋,无休止的享乐世界。波兹曼先生在两部著作中一直强调着电视文化逐步替代印刷文化,对社会有着巨大的影响。显然天朝目前的状况是两种文化并存,而且“二者共同导致了童年的消逝,因而消逝得更为彻底”(周国平语)。

事实也的确如此,某些机构利用国家机器,在各个渠道封锁、过滤、查禁任何独立思考的印刷文字、数码文字,如牧羊人挥着鞭子一样,驱赶着每个人向娱乐靠近,忍受着那弱智的电视栏目,蹩脚的广告,统一化的报刊。消逝的不单单是童年,成年也随之消逝,无论童年成年都被圈在悬崖边上,如行尸走肉般毫无独立、创新的精神。

相比西方来说,他们是被动的被娱乐折腾死,而天朝子民则是被动的被推到娱乐身边。没有什么不可以娱乐化:政治(不对,天朝没有政治)经济、文化、体育、生活、教育。当一切都被娱乐之后,人们对生命只剩下无穷的八卦和被灌输的苍白。

波兹曼先生的这两本书,成品于80年代,虽然仅仅是亲见了电视业对生活的冲击,但是和今天互联网下的情况有着绝对相似。这本书对每个从事传播业以及互联网业的人都有着不小的启示,甚至说对每个人都有着相当大的意义。波兹曼先生并非印刷文化的保守卫道士,他绝不是以电视文化为敌,因为他很知道技术的进步,是大势所趋不可避免的,避免,或者说降低泛娱乐化的方法手段不是斋月般禁止电视栏目的播出,而是通过更好,更完善的手段,包括家庭教育,社会教育,校园教育来从童年抓起。阻止童年的消逝,减缓泛娱乐化的脚步。

从某种角度来说,我是比较幸运的。因为我从小就觉得读书是一种快乐,并且不会痴迷电视,虽然从事互联网的工作,却对互联网的信息轰炸一直敬而远之。获取信息的途径有很多,获取知识的方法也有很多,但是真正理解、消化所看、所读的内容,最好的方法依然是阅读。



分享到:
Smilie Vote is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