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奸自负

绿坝,用了不到一周的时间,迅速蹿红全球最大局域网。我没兴趣研究那“一年使用权及相关服务”的40M怎么个黑金交易法,我等P民只有被刀俎的资格,还得奉上钞票等着被刀俎。当真是贱如P者。

其实这一周就绿坝的贡献来说,对恰好看完《娱乐至死》的我而言,大概有两件事。一就是筑墙和看门狗。GFW在半个月内已然被骂得狗血淋头了,这次又来这么个看门狗,守着各家各户的小院来护航。一个打着“保护未成年人”旗号的山寨流氓软件,为毛要预装或捆绑销售在每台PC上?显然官方的管理思路依然是停留在“印刷文化”阶段。采用防、禁、毁的古典主义方式来处理问题。根本不符合科学发展观的。绿坝的正面意义比起其潜在的安全威胁要小得多:1,一年使用权结束后,谁来续费?无论是PC厂家还是工信部,这笔钱都要转嫁到消费者及纳税P民身上;2,一个莫名其妙的,连个网站都做的土鳖到要死的公司,可以随时监控个人PC,而且据称其还要跑到美帝的服务器上更新,这又对个人隐私和国家安全有多大破坏力?一个政府采购,价值如此昂贵的涉及用户信息的软件,一天即告破解,这谁还敢使用呢?有些勇敢的人在这几天内为广大围观爱好者当了小白鼠发现:绿坝的用户界面糟糕的一塌糊涂,惨不忍睹——有截屏为证的,懒得找了;由于绿坝是在客户端对数据包进行分析,严重影响了本就不速度的各家宽带,信息高速公路变成了信息低速乡道——我没亲试。

接下来说说第二件事,就是关于信息传播的。最近一个月我趴在饭否上的时间比较多,关于绿坝的信息也很大程度上依靠饭友发布。但是却发现一个不得不思考的问题是,我收到大量重复的,同质化的信息。回头反思一下,找到问题的根源在于我自己。我关注着A,A关注了B,A和B之间必定基于某种关系而建立,使用者会习惯性的,跟着A关注B,以此类推到CDEFG。我稍微好点,基本上是跟着至少两个我关注的人,去关注C。在不知不觉间,人群被细分开来,而且还是交叉细分的。当细分后的某个群体间一个人发布一条信息的时候,这个群组里的人会纷纷回复、转发给自己所在的其他群组分享,但是原群组内的用户却不得不多次看到这一条被反复重发的信息。信息冗余就被迫产生了。这也是我不喜欢细分后的论坛的原因。当一个人长期的处在某一个群组内,即便他是中立分子,也会在这个氛围下作茧自缚变成原教旨主义。这也是《娱乐至死》的作者对于“电视文化”的担忧之一。信息的重复化,造成时间的多普勒效应:20年前发生的事件可能历历在目,20天前发生的事件可能已远在天边。不信可以问问自己,十天之前的“中国互联网维护日”离你多远?十五年前的美国世界杯又能回想起多少细节?这不是信息爆炸时代,而是信息轰炸时代。一条条重复的信息不断的轰击你的大脑,你无法抽身去思考,去做自己的事情,只是被动的顺着这些重复的信息来享受别人思考过的内容。当你回忆这些的时候,只会隐约记得别人,却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用尼尔·波兹曼的话说就是:人们会毁于自己喜欢的东西。

伟大的绿坝啊,您在墙式屏蔽一些摧花信息之余,能不能认真考虑下如何帮助我们P民筛滤下重复信息。

Smilie Vote is load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