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艺术,不过尔尔

好久没试过看夜场的足球比赛了,前一次看还是去年国庆时候的米兰德比。昨天居然看了一场非本单位的夜场比赛。其实是太困睡得早,然后凌晨1点多起来了……

所看的比赛,乃是0809赛季欧冠半决赛第二场次回合切尔西VS巴塞罗那。纵观全场,希丁克的战术针对性之强令人叹服,利用巴萨中卫喜欢带球推进,中场大幅后撤,在中线附近组织起无人的篱笆墙,进行有效拦截,直接掐断巴萨将球输送到组织球员脚下,同时断球后直接长传找德罗巴,寻求反击。直到哈维适度后撤,才缓解此尴尬。

埃辛的世界波有着很大的偶然性,但这偶然性恰好也是希丁克在布局时所考虑到的,因为他简练有效的进攻套路,必然会产生很多偶然性的机会。不过车子的进攻端的表现很是疲软,即便是有强如德罗巴者,由于缺少超强单干能力的突击手,导致希丁克的进攻套路单一,缺少变化,之所以有效,仅仅是因为打中了巴萨的七寸。

在车子领先一球且多一人,德罗巴轻伤的情况下,希丁克的换人令人遗憾,没有使用如卡卢、米克尔等无脑男继续压迫巴萨的中后场,反倒是有贝莱蒂,妄图控制局面。一来阿内尔卡的牵制力不如德罗巴,二来贝莱蒂的强悍又不能顶上阿内尔卡的位置,同时仍旧缺少突击手。诚然,在比赛仅余十几分钟时,此等调整倒也合情合理。

巴萨的进攻端表现则远非几天前虐皇马时的状态,虽然有梅西几次强突,可既没人接应,又陷入层层包围,根本无法施展。在补时阶段搏命式的冲击终于有了效果,小白的进球,保证了巴萨进入决赛。

其实,巴萨的战术并非如媒体所鼓吹的“艺术足球”,艺术不等于高控球率和反复传递。足球的本质是抑制和反抑制,而本场比赛中,巴萨的进攻完全被车子抑制,自身反抑制却未见得有更优异的表现。足球场上没有艺术,有的只是平衡和破坏平衡。巴萨追求的其实是牺牲自己的防守端的平衡,来破坏对手防守端的平衡。可惜的是其面对有着强势中场的球队,往往易于陷入太极拳推手或者绞肉机的强悍中,而无法达到目的。

决赛上,巴萨两个边卫都将无法出赛,是比较严重的问题,因为巴萨进攻时,无论有球侧还是无球侧都各自至少有一名边路球员站位,虽然这充分利用了场地空间,但是同样会造成局部区域的非战斗力减员。幸运的是,曼联方面两个中场悍将哈卷毛和弗莱彻都将缺席……

最后说一下,本场裁判非常之傻逼。

Smilie Vote is loading.

所谓艺术,不过尔尔》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